首页 > 茶余饭后 > 博客 > 《挣扎》-老板·老板娘·大厨·二厨

一位师姐的留学生活长篇,文章来自她的MSN空间: 生活在别处

《挣扎》

原创作者:lavendor630

第一章·第三篇

老板·老板娘·大厨·二厨


  按惯常的顺序,先说说老板吧。

  老板快四十了,不过看上去不像,细皮嫩肉的,还很白。脸型属于瘦长型,五官精致,我就记得他一双眼睛又长又细,像《北斗神拳》里面的阿健,当然,没那个杀气啦!个头中等吧,一米七五左右。说话不紧不慢,挺文质彬彬,完全没有中餐馆老板常见的江湖气。总之看到他总让我联想起小白脸,大学中文老师,戴金丝眼镜的电车色狼什么的。

  他从来没训过我,一句也没有。上班的时候,如果没有客人,总是滔滔不绝的跟我聊天,大概觉得有义务让我这个新来的多认识认识社会吧。他无论说什么都一幅波澜不惊的样子,说话时似乎从不考虑,那些话语就像小溪一样自然而然的从他嘴里流了出来,毫不费力。什么喝带气的水伤肾,直接喝自来水会导致脱发,德国上层阶级的换妻俱乐部,他的奋斗,该死的移民局还不给长期居留之类之类。我只有一傍目瞪口呆,时不时惊叹两声的份。跟我这个和他差了都不是上下还有横向上好几个的代沟的人都能如此从容的滔滔不绝, 我对他还真是佩服得紧,他也是我遇到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老板了。之后的那些,除了叫我做事,几乎和我没有任何交谈。

  也正是老板的滔滔不绝,成为日后我被扫地出门的几个主因之一。

  其实我知道,老板之所以会表现得如此和蔼,完全是因为他的角色就是白脸,无论什么决定的幕后主使都是他,但红脸是由他老婆来唱的。
  。。。。。。。。。。。。。。。。。。。。。。。。
  老板娘比老板小四岁,还算是一起创业的结发夫妻,不是坐享其成的少奶奶。给老板生了两个儿子,一个在国内,都11岁了;还有一个就是前文提过得那个小混蛋,两岁了。老板娘的外形,简单概括一下,一堆球体的组合吧。头圆圆的,脸圆圆的,肚子圆圆的,胳膊腿儿都圆圆的。不过,我跟你保证,绝对不会让人联想到可爱!。

  她挺喜欢指挥我的,这很正常,毕竟是老板娘嘛!我那时候也没有现在这么有眼色。她老公不在店里的时候,她就出来盯着。平时都在楼上看孩子,忙的时候才下来帮帮忙。

  她也很喜欢跟我滔滔不绝,话题绝对新鲜。像什么青田男人都是在艰苦外面创业(其实就是开中餐馆),到了三十多岁了,才想到要解决个人问题,于是衣锦还乡,在他们那仅有的两所女校里面,趁着课间,到操场上随便转一转,看上谁了,就和校长说一声,校长再帮忙联系这女孩的父母,让双方见面,如果女方家长对男人的资产、家业、居留身份没问题的话,第二天女孩子就办退学手续,跟这该叫叔的男人结婚,当然女孩的父母能拿到一大笔“抚养费”,算是这男人感谢他们把女儿养得这么好,最后在众人艳羡的目光中被带出国门,去过鬼知道幸不幸福的生活。

  我觉得这样的学校好听点叫淑女训练学校,直接点叫宠物饲养基地,难听点叫人口交易市场,天天有胡子拉碴的男人在这买老婆,当爸当妈的在这儿卖闺女,校长这个拉皮条的收点市场管理费,中介费什么的。

  “所以,我们那儿的女孩子都不读书的,很小就会化妆,打扮自己。下课了都去操场上转悠,说不定哪天就被个富翁看上,乌鸦变凤凰了呢!”

  听了这话,看着她不知道是骄傲还是鄙夷的表情,我强烈的想提一个问题:你跟老板是怎么认识的?不过理智告诉我,如果我真地问了,绝没有好下场!

  后来知道她才比老板小四岁,顿时对她肃然起了敬了。其实我早就觉得,老板娘应该不是从操场上挑出来的。

  她最大的爱好就是通过对我全方位的贬低来获取生活的乐趣和优越感。这里摘录她和我的几段经典对白,凡是你觉得像有病的人说的话,都是她说的。我就不再标明人称。剩下的,你们自己看吧。

  经典一

  “你有多高?”
  “一米六。”
  “不可能!你不可能有一米六!你跟我比差远了!” 说完站到我身旁比了一下。
  。。。
  “你肯定穿高跟鞋了!”
  大婶儿,你打工的时候还穿高跟鞋呢?
  我啥也没说,让她看了一下鞋跟。
  “真是奇怪,你怎么看不像有一米六!肯定哪有问题!”
  那当然,你脑子有问题呗。

  经典二

  “你多重?”
  “八十斤。”
  “不可能!你肯定不止八十斤!”
  这么说来,如果刚吃过饭的话,我也可能有八十二斤。
  “我年轻的时候,是人都说我苗条,我也有八十六了呢。我看你至少有九十多斤!”
  TMD!你怎么看出来的!
  我让她看了一眼我的手腕。
  。。。
  “你太瘦了!女人太瘦不好看的!你们现在这些女孩子一天就知道减肥,瘦得跟骨头架子似的!你看你那腿细的就剩骨头了!其实你们不懂,男人喜欢丰满的女人。我年轻的时候,胸脯挺得高高的,屁股也很翘,走路稳稳当当,目不斜视,男人见了我都流口水。我那时身材不要太好了!”
  。。。我真的,真的什么都不想说。但还是忍不住要问一句:目不斜视的话,你怎么知道男人都在流口水?

  经典三

  “你腰围多少?”
  “一尺七。”
  “不可能!”
  怎么又不可能了!
  “你腰围绝对不止一尺七!至少一尺九!”
  TMD!我自己的三围我还不知道吗!
  “我年轻的时候,。。。”
  您老不能换一句开场白吗?哎,受教育程度太低的表现。
  “。。。,人家都说我是水蛇腰。我也有一尺九了呢!所以你不可能才一尺七!”
  TNND!你怎么老用这套强盗逻辑!凭啥你就是魔鬼身材的代言人!凭啥你就是衡量完美身材的刻度尺!凭啥比你大比你细比你苗条就都是幻象或者谎言!
  我,无语。

  经典四

  “你头发锔过油吧?”
  我要有闲钱去锔油,还来你这打工!
  “没有。”
  “不可能!你肯定锔过油!”
  各位一点也不意外吧?
  “我没有。没那个钱。”
  “我年轻的时候,头发又黑又亮又柔顺,跟瀑布一样。我可从来没锔过油。你要是没锔过油的话,天生不可能有这么好的光泽!而且,你肯定还染过!”
  这倒不怪她,我头发是棕色的,而且深浅不一,在灯光和阳光下看还发红,已经有无数人,包括理发师在内都问我是在那里染得这么自然的挑染。我都说是我妈的杰作。
  “肯定锔过!还染过!”在恶狠狠的抓过我的一把头发鉴定之后,老板娘更加坚持她的观点,并且深信不疑。

  经典五

  “你皮肤还行。不过还是不如我。”
  “那您年轻的时候是怎么样的呢?” 我替你说了吧。
  “我年轻的时候,皮肤又滑又嫩,红扑扑的,。。。”
  特别像猴屁股。我真想补一句!
  “不可能!我年轻的时候。。。”
  “不可能!我年轻的时候。。。”
  “不可能!我年轻的时候。。。”
  “不可能!我年轻的时候。。。”
  #¥%……—*~+

  老板娘,你房间里有镜子吗?没有我给你买一个。不用等你过生日。你知道自己现在什么样子吗?连手指头都在浮肿。估计你天天早上对着自己镶在镜框里的十八岁照片梳妆打扮呢吧。每次说到那六个字,就一脸飘飘然,仿佛我使用一下想象力就可以让正在发酵的你真的回到过去。如果我的想象力真有那么神,那你肯定。。。嘿嘿,想到这里,我一脸坏笑。我实在是太坏了。

  所以这些贬损都是在老板娘发觉老板总跟我聊天之后开始的,多少能理解点儿吧。反正只要老板在吧台里面和我滔滔不绝,老板娘就会第一时间出现,不动声色的给老板找点事做,把他支开。

  估计,从那个时候起,她已经打定主意让我滚蛋了。
  。。。。。。。。。。。。。。。。。。。。。。。。。
  一家中餐馆要想开得好,牛X的大厨肯定少不了。

  这家餐馆的大厨是福建人,干瘦干瘦的,长了一对缝眼儿,说话油腔滑调,一幅色迷迷的样子。人如其表,他就是个流氓!

  听老板娘说,他在家乡有老婆有孩子,但从出来就没回去过,也不太往家里寄钱,每个月包吃包住还给他一千多欧元的工资,却没什么积蓄。全都花在女人身上了。每个月发工资的头几天晚上肯定夜不归宿。一下班就跑到城里去嫖妓,都成了某几位小姐的常客了。听了这话,顿时觉得恶心。难怪大厨还瘦成这样,明显的纵欲过度!

  接下来大家可想而知,平日少不了被他骚扰。一开始我去出菜窗口端菜的时候,被他突袭过我的手。吃一堑长一智,后来再去端菜,我都迂回着接近窗口,趁他不备,猛地把菜抢过来,撒腿就跑。想想还真是不容易啊,上班还要斗智斗勇。幸好他在厨房,我在大厅,不到下班,这楚河汉界他是不能越的。顶多无聊的时候趴在出菜窗口问一句:“小mm,饿不饿?想吃什么gg给你做啊?”

  呕。。。。。。 “我已经饱了,叔叔。” 扶着墙支撑着,艰难的回答。

  除了好色,他还是个极没眼色的人。

  每天下班后,所有人都一桌吃饭,我刚来那段日子,他总是在饭桌上说什么“新来的小mm好漂亮,有没有男朋友”之类的话。老板娘在一旁脸白一阵红一阵的。有一天老板说趁着中午休息要去城里进货,让大厨陪他去。这家伙不愿去,却来了一句:“小mm中午不是没事吗?让她陪你去吧。“
  挖靠!你不想去,也不用陷我于不义吧!老板娘脸色铁青,不用看她我都能感觉到她眼中的杀气。马上表态:“噢,我不能去。我中午有事。” 态度坚决。
  “有什么事啊?跟老板出去见见世面嘛。”
  “不了不了,真的有事。” 你丫给我闭嘴!真想拿着手里的饭铲狠狠地抽他!

  还有一次,老板的朋友来玩。晚上下班很早,又是一桌人吃饭。结束后,撤掉碗盘,开始喝酒。我就打算回去了。谁知又是这个人渣说道:“还早嘛,急什么。来,陪老板喝两杯!”

  “不了。我不会喝酒。而且今天想早点回去。” 你们当我是什么人啊!一帮浑蛋!

  “喝不了少喝一点,就当给你们老板个面子好了。” 老板的朋友发话了,肯定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我苦笑着坐下,偷偷瞄了一眼老板娘。“她不会喝就不要让她喝嘛。” 不管这句话动机如何,我都感谢她。

  但我面前的杯子里还是被倒上了X.O.。

  “来来来,敬你们老板一杯!”

  我在老板娘不断发射忍者镖的目光中,颤颤巍巍的站起身来,敬了老板一下,先咽了一口唾沫,才抖抖瑟瑟的喝了杯中的酒,心中默念:老板娘,没我什么事啊。你可别在这酒里下毒呀!

  从此更加讨厌这个猥琐男!
  。。。。。。。。。。。。。。。。。。。。。。。。。
  之后发生过一件事,甚至令我头一次尝到了恐惧的滋味。然而在讲述之前,必须再介绍一位同事:二厨。

  二厨和这三个人都截然不同。他25岁,几乎从来不说话,特别沉默寡言。偶尔也会笑,但总是很害羞,很谦虚的那种。我唯一和他交谈的一次,就是在第一天下班后,大家一起吃饭的时候,老板娘给我介绍所有人认识,特别说明,二厨是湖南人,和我半个老乡,他头都不抬地看着汤盆问我:“噢,你也是湖南人。湖南哪里啊?”
  “湖南醴陵。”
  “噢,醴陵。出花炮和瓷器的地方嘛。”
  “嗯,是呀。”
  就这四句。
  接下来就是猥琐男的“以后要好好照顾你的这个小老乡啊”之类的屁话!

  我对二厨再也没有别的印象,有时我甚至分不清他和厨房里另一个帮厨到底谁是谁。

  然而就是他,这个我本毫无印象的人,后来竟然救了我。

  那是一个周六的下午两点半,早班收工,照常所有人一起吃午饭。结束后,我还正在收拾残局,不知是巧合还是猥琐男打了招呼,不到两分钟的功夫,大厅里一个人都没有了。只剩我跟他。那时,正在忙碌的我,完全没有意识到,我正处在多么危险的境地。

  收拾完碗筷,确认正门也锁上了,我回到楼上,准备从厨房侧面的员工通道出去。这才发现,那个家伙笑嘻嘻的正在厨房里等我。看着他的眼神,我不由得打了个冷颤。加快步伐向那扇门走去。

  突然,他一步挡在我面前,用身体堵死了我的去路。手紧紧地抓着门把,依旧笑嘻嘻的说:“干什么去啊?”

  那一刻,他的笑真的是阴森森的。看着他肆无忌惮的表情,我才意识到我孤立无助的处境。一种前所未有的恐惧紧紧扼住了我的喉咙,我只听到自己干涩的声音无力的抗争着。

  “我要回宿舍去。”
  “回去干嘛?”
  “回去午休啊!”
  “不要回去了,就在我房里睡吧!”

  果然!果然是这样的!

  “不行!不可能的!“ 尽管恐惧,但我死也不能屈服!一边回答,一边偷偷扫了一眼厨房,想找刀在哪里。
  “有什么不行。我的床也很干净,肯定比你的床舒服。”

  这家伙越说越下流。一股愤怒交织着极端的厌恶,竟令我觉得有些头晕恶心。

  “不行就是不行!你让我过去!”
  “我要是不让呢?” 一边慢慢向我走来。

  我一步一步往后退着,想要寻找武器,眼睛却不敢离开他,担心一不注意,就会被他扑上来。只得用手在身边不停的摸索,希望能抓到什么东西。

  他看着我的眼神,仿佛一只猫在看已经被关进笼里的老鼠。我所有的小动作都逃不过他的眼睛,始终一副洋洋得意,志在必得的表情,估计他当时心里想着:“没用的,你肯定跑不了的!”

  那一刻不过几秒钟,对于我却像是上千年。脑海中想象着各种最可怕的结果,浑身都是冷汗。

  正在这时,突然一阵疯狂的敲门声打断了这可能即将发生的罪恶。我的噩梦结束了。

  “开门!开门!”
  “谁呀?” 他转过头去,恼羞成怒地问。我趁机跑到他的对面,中间隔了一道很长的操作台。
  “是我!”
  “干什么?” 他听出了是二厨的声音,想把他支开。一面转过身,确定我还在厨房里面。
  “开门!我拿东西!” 那扇门只能从里面打开。
  “拿什么!我不是让你去买**了嘛!还不快去!” (我忘了是什么东西了。)
  “哎呀,你快开门!我拿了就走!”

  猥琐男恼怒的站在原地,看看门,看看我,最终无奈的走过去给他开门。

  这时我偷偷溜到了他身后。

  猥琐男把门开了一道缝,露出二厨的脸。他一下就看到了我。

  “你拿什么,我帮你拿!”

  中餐馆里的等级分明,老板常常也要让大厨三分,更何况他只是个小小的二厨。只要智商没问题,谁都看得出来当时大厨在想什么

  但他就是我的救命稻草。我有些绝望的看着二厨,紧皱着眉头,边使眼色,边双手合十,明确地告诉他:求你救救我吧!

  一瞬间的闪烁,做出了决定。他猛地推开铁门,大厨朝后一个趔撅,险些摔倒。二厨走到他面前,好像是要扶他,同时挡住了他的视线,趁这功夫,我逃出了厨房。

  我跌跌撞撞地跑下楼梯,听到大厨在厨房里大吼:“你怎么这么笨!让你去买个东西都能忘这忘那!滚滚滚!“

  我能想象猥琐男的暴怒和二厨的沉默不语。

  “喂!小mm,真的要回去吗?”

  这个混蛋居然追了出来,还好没有下楼梯。

  “当然!”
  “来德国了,思想要学的开放些!要学会睡别人的床啊!”
  “对不起!我就习惯睡自己的床!我天生理解能力差,适应能力差,学不了这么难的事!你的床,留给别人睡吧!“ 那绝对是出离愤怒的吼声!

  一路走回去,还未散尽的恐惧,愤怒令我浑身都在颤抖。抖到几乎无法行走。过于紧张,使我浑身酸痛,这才发现,不知何时,我的牙一直紧紧地咬着,拼命握住的拳头,一时间居然难以伸开,抖抖瑟瑟的手心里除了汗,还有深深的甲痕。

  渐渐放松了神经,一阵疲惫袭来,疲惫的我一步也走不动了,蹒跚着走到小河边,重重的把自己摔在长椅上。

  突然,我就哭了起来。非常悲伤。

  这是刚来德国时的一个噩梦,现在回想起来,依然有些心悸。那种恐惧也许我今生都无法忘记。那之后,我明白了:独自生存,除了好好学习,能吃苦打工,还要学会保护自己。这是现实生活,不是电影情节,危难时刻,你不会总能抓住那根救命稻草!

  我虽从未当面对你说过一个“谢”字,我至今也不清楚你中途折返到底是忘了什么。但真的,谢谢你!大哥哥!谢谢你在那个时刻救了我!我永远不会忘记你拼命推开门那一瞬间的眼神!

  谢谢你,我会一直祝福你。
  好人一生平安。

版权属原作者所有,如需转载,请先征得作者本人同意

 

Schutzherr 闫肃
© 2006-2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