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茶余饭后 > 博客 > 第一次给女友送礼物

不老的神话:刘德华画传

第一次给女友送礼物

作者:黄晓阳      出版社:中国电影出版社

倾诉中的华仔。

  有一点,刘德华从未问过林安琪,对于他的暗恋,她是否已经有了心灵感应?

  应该说,林安琪应该已经感应到了刘德华的感情,女孩在这方面永远比男孩早熟。刘德华追逐她的目光,以及每当她出现时,他和余伟国所闹出的那些事,她不可能没有注意到。同样,她对他也有着良好的印象,因此,当她第一次坐到他的面前时,才会像老熟人一般,极其自然地向他借尺子。

  新学期开始,又是各兴趣小组报名,刘德华一如既往地报了一大堆。尤其是在运动方面报得特别多。于是,他成了年级排球队的代表。余佬是他的死党,可是,挑选的结果,刘德华的球艺远远胜于余伟国。而报排球的人又多,学校因此组织了甲乙两个男生队。由学校的老师教甲队打球,再由甲队的学生教乙队打球。每天放学后,都是排球队的训练时间,甲队有3到4堂训练课,另外剩下的3天时间,则是乙队的训练课。如此一来,刘德华每天下午最后一节课后,就在排球训练中度过。

  对排球的痴迷,林安琪远胜于刘德华。她自然成了女生甲队的成员。男女甲队训练的时间是一致的,每次训练的时候,男生在一边,女生在另一边,彼此很轻易地就可以寻找到对方的身影。为了让林安琪注意到自己,刘德华总是异常地卖力,成为场中最为活跃的一个,也成为所有人中,球技最好的一个。

  训练结束了,两人就非常自然地走到了一起。

  刘德华很喜欢她的笑容笑声,所以,便想方设法逗她笑,讲个笑话,做个怪动作等。林安琪原本就是一种开朗的性格,非常爱笑。只要刘德华有所动作,她的笑声,便如疾风拂过的风铃一般,叮叮当当成一种音乐的节奏。她笑起来往往不拘小节,鼻子皱在一块,像个调皮的小男孩。他们走在一起的时候,通常都是笑声不断。

  两人只同一段路,很快就要分手。可刘德华舍不得离开她,一直跟着她往下走,走到了她的门前,她似乎才想起,问他:“你家也住这里?”他很想对她撒个谎,可他是真诚的,话到嘴边又压了回去。“不,我住钻石山。”他说。她飞快地看了他一眼,脸立即就红了。此地离钻石山已经很远了,她顿时明白了一切。为了陪她,他已经绕了很远的路,这份心意,不言自明。

  遇到给乙队上课的时候,余伟国、李景生就会和他们走在一起,刘德华便失去了单独和她在一起的机会。虽然他和林安琪的关系并没有挑明,但因为余伟国大嘴巴,“可立七侠”都知道刘德华在追她这件事,背地里,不称她的名字,以嫂子代称。另外几个人,对林安琪也都异常热情。那时,刘德华只以为,他们是在帮助自己追林安琪,并没有其他想法,却不料,他们之中,竟然也有人悄悄地爱上了她。

  刘德华每天都起得很早,因此,早晨上学,常常都是各自出门,和“可立七侠”并不一定能碰到一起。以前的大多数时候,都是他一个人去学校。有一天,他突然觉得应该去等林安琪。心里这样想,脚步立即就行动了。到了林安琪家楼下,待了片刻,见她出来了。他很想立即迎上去,可是,自己的脚竟然不争气,软软的,使不上力。他一次又一次鼓起勇气,却始终无法挪动半步。最后一刻,他终于挪动了脚步,不是向前冲,而是向一旁躲开了,直到林安琪经过,渐行渐远,他才从藏身的地方出来,悄悄地跟在她的身后,向前走去。

  过后,他暗自骂自己,这么胆小,哪里是男子汉?

  第二天再次来到林安琪的门前,同样没有勇气迎着她走上前。直到第三天,他才对自己说,成败在此一举,赶快行动吧。

  他出现在林安琪面前的时候,她显得很惊讶。他原以为她会问他为什么会在这里,他也已经设想了一百种以上的托辞,无非是刚好到这附近办事或者是有某个同学约他,结果却没有见到之类。或许,林安琪对他的心事,已经了然于胸,所以在最初的惊讶过后,并没有进一步问他,只是礼貌地说了声:“早上好!”他于是机械地答了声:“早上好!”便随着她一起向学校走去。

  从这一天起,无论刮风还是下雨,刘德华都会准时出现在林安琪家门前。林安琪似乎也知道他一定会来,分别时,并不需要约他,见面时,也不会问他。对此,他心里觉得特别的温馨和舒坦,觉得这个女孩子太可爱太善解人意了。如果她追问他,他一定会觉得尴尬,无所适从。

  刘德华第一次站在她家门前时,对刘德华来说已经完成了爱情的表白。她之所以在短暂的惊讶之后,迅速恢复平静,就表明了她的认同。爱情这种事,其实并不一定会像电影中或者是小说中那般的浪漫和神秘,更不可能有着那种戏剧性的起伏和冲突。更多的时候,就像刘德华和林安琪般,是一种水到渠成,自然而然。

  林安琪确实与众不同。别的女孩子,每天也许想换10套衣服10双鞋子,可她永远都是相同的装扮。夏天,上身穿着洁白的运动衫,下身是白色的运动短裤,看上去清爽干练,白璧无瑕。冬天,她喜欢穿红色。全身上下,红得如一团火,再加上活泼好动的个性,一旦动起来,便如火狐狸一般,乖巧可爱。在她身上,惟一能见到变化的地方,就是她那一头秀发。林安琪的秀发,就像男人的领带,细微之处,有着万千景致。有时候,她会让一头秀发如瀑布般直垂而下。坐在她的后面,刘德华看到的,是一片由黑发组成的森林,从中,他似乎看到了彩蝶翩飞,听到了鸟叫虫鸣。她的头稍稍摆动,那原本沉静的发丝,便立即有了灵气,婀娜多姿地舞蹈起来,曲线玲珑。淡淡的发香,如春日清晨拂过草尖的清风,带着芬芳的春意。有时候,她又会掏出一条花手绢,很随意地将头发一缠,身后的秀发,便如一亭亭玉立的少女剪影,在他面前摇曳生姿。不留神间,她的秀发,又会变成一只辫子,拖曳在胸前或者身后,百态千姿地向他展示着无穷的魅力。许多时候,刘德华按捺不住,情不自禁地伸出手,将她的头发抓在手里,轻轻地缠绕。

意志坚定的华仔,面对机缘的挑战依然坚守着梦想。

  他喜欢头发在自己手上划过后留下的那种清新爽滑的质感。

  林安琪显然清楚刘德华常常玩弄她的秀发,对此,她只是佯装不知。她的性格属于那种豪爽型,刘德华可以拍打她的头,和她称兄道弟。刘德华的兄弟,也可以和她非常亲热,随意地开玩笑。

  自从她的加入,“可立七侠”,就变成了八侠。和刘德华单独在一起,她是他的女朋友,但和另外几个人在一起的时候,她就没有了性别界限,成了他们的兄弟。

  这是刘德华的初恋,也是林安琪的初恋。

  刘德华对这段感情的珍惜,对林安琪的痴迷,并非语言所能表达。可他是那种粗犷型的男人,感情并不细腻,甚至往往大而化之。他对林安琪的爱,非常深非常浓,却始终都不曾找到最佳的方式向她表达。即使没有浪漫的方式,如果能够在她耳边絮絮叨叨地表达,也不失为一种助燃。可这并不符合刘德华的性格,他总以为,自己这浓烈的情感,她是能够体会到的,说一千遍不如做一次。他所有的爱,都已化作了行动。

  可他何曾知道,女人对于感情的需求与男人是迥异的。男人用自己的心去恋爱,可女人只用自己的耳朵去恋爱。她们并不相信自己的眼睛所看到的,亦不太认同自己的心所感受的。语言,才是女人的情感国度里,最受欢迎的助燃剂。

  刘德华曾多次得意地说:“我们都没有刻意去讨好对方,或者刻意地去想了解对方的一切。我和安琪的感情像‘生活’,但又比生活多了一点爱情。”

  他之所以对此津津乐道,是因为他很欣赏这种“清静无为”的恋爱方式。可这种方式,并非女人们所喜欢的。刘德华实在是一个太主观的人,因为他喜欢,便想当然地以为林安琪也一样喜欢。最初,林安琪或许确实是喜欢,但一段时间之后,这种清静无为让她开始对自己的心产生怀疑,她会一遍又一遍地问自己的心:你的感觉是对的吗?他真的爱你吗?或者说,他真的像你爱他那样深深地爱着你吗?可是,他为什么从来都不说出来?可是,你为什么没有那种燃烧的感觉?和他在一起,你为什么只有一种和好朋友在一起的感觉?你们之间,到底是爱情还是友情?

  这样的问题提得多了,麻烦自然而然就会光顾。

  这种感情,一旦被女孩定义为友情,一切便会不可逆转。

  隐患,从一开始便已经种下,刘德华对此却浑然不觉。

  她的生日临近了,刘德华做了一回有心人。他特意利用周末跑了好几家店,精心选择了一条项链,这是一条带着心形水晶坠的项链。虽然这种项链并非价值连城,可对于一个中学生来说,已经非常昂贵了。为了送给她这样一件礼物,刘德华在很长时间里省吃俭用,将能节约的每一分钱省下来,才完成了这一壮举。

  他约她,表示要跟她一起庆祝生日。那一瞬间,她的脸上,被幸福的彤云占满。她显然将此当成了他的一次表达,这种表达令她心中那团已经有些沉闷的火,突然间燃烧起来。就在此时,他又向她表示,他会约余佬一起为她庆祝。这句话,就似在刚刚燃着的火上泼了一盆水,熊熊的火苗,在冰冷的水中摇曳挣扎着。她甚至在想,他到底是什么意思?为什么还要拖个外人?难道自己在自作多情?

  为了不让自己尴尬,她将好友李萍也拖去了。

  地点是一间西餐厅。刘德华的钱,全部用来买项链了,剩下一点,大概也就够付这餐饭的账,因此,他没有给她买蛋糕,更没有给她买花。他是个不会为女人送花的男人,他总觉得那似乎缺了点男子气。

  李萍说:“怎么没有生日蛋糕?怎么许愿呀。”

  刘德华这才意识到自己所做的一切存在漏洞,好在他足够机灵,西餐厅里有洋烛,红色的,短短一截,均装在高脚酒杯之中。他顺势拿了好几支洋烛,摆在餐桌上,点燃,对她说:“行了,大功告成,现在,你来许个愿吧。”

  林安琪双手合十,闭上眼睛,默默地许了一个愿。

  “许了什么愿?”刘德华小声地问她。他其实是想听到她说出一个与他有关的愿望,即使是娇羞地说一声“不告诉你”也行。可是,她大方地告诉了他,而且,这个愿,与他无丝毫关系,刘德华顿时大为失落。

  她说:“我希望能在今年的排球比赛中得大奖。”

  听了这话,李萍顿时替刘德华伤心。她带点揶揄半是认真半是玩笑地说:“华仔,大出你的意料吧?”

  刘德华确实有些意外,也有些受伤。却又不得不故作潇洒,装着一副受伤倒地的模样,说:“惨了,我活不成了。”

  李萍说:“你呀,这叫自作多情。”

  无心的一句话,顿时使场上的气氛凝固了。林安琪大概也意识到,自己的无心深深地伤害了刘德华,一时间显得异常尴尬,满脸愧色。

  眼看气氛在降温,余伟国挺身而出,唱起了独角戏。幸亏有这个好朋友,才没有让一场好好的生日会弄得不欢而散。日后,“可立七侠”中,刘德华和余伟国的感情最深,两人共同经历了诸多风雨,现在看来,显然事出有因。

 

 

>>返回目录

 

Schutzherr 闫肃
© 2006-2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