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茶余饭后 > 博客 > 爱情意外地归来了

不老的神话:刘德华画传

爱情意外地归来了

作者:黄晓阳      出版社:中国电影出版社

喜欢运动的华仔对编剧竟也是那样地情有独钟。

 

  这一年,学校组建话剧团,大量招收成员。

  刘德华是个兴趣广泛的人,他在对体育着迷的同时,又看过很多文艺书,看过许多的电影电视,加上自己的家就在坚城片场旁边,曾接触过许多演员甚至是明星,对演戏,自然有着一份浓厚的兴趣。学校剧团开始报名时,他没有丝毫犹豫,跑去填了一份表。

  负责报考的老师见到他,对他非常感兴趣,原因很简单,因为他的形象好,正符合舞台表演的要求。老师对他说:“刘德华,你报演员组,还是编剧组?”让老师没有想到的是,他报的竟然是编剧组。

  老师颇有点惊讶,问他:“你为什么不报演员组?”他的回答是,与在前台演戏相比,他更喜欢编剧。他喜欢用文字来表达自己的情绪,喜欢组织一些复杂的故事。

  写作是一件他一直很钟爱的事,在很小的时候,他就开始写日记,并且一直保持着这一习惯。

  还在小学时写作文,他就曾写自己早晨披星戴月出门之类的话,结果,被老师说是成语使用不当。老师只认为他出门是上学,并不清楚他一大早要出门挑水。

  实际上,他的用词不仅准确,而且生动。正因为他的文科功底好,中三分科时,班主任才会惊讶他没有选文科而选了理科。

  林安琪也是一个兴趣广泛的人,在这方面,她和刘德华不谋而合。

  她也报名参加了话剧团,而她选择的是演员组。

  林安琪也应该清楚,刘德华和李萍之间,再没有发展的可能。所以,她和刘德华的关系,便有了某种转机,不再像从前那样,见了面仅仅是一笑了之。

  两人常常也会说些话,但是,似乎很难再有以前的亲近。相反,更多时间和他在一起的,是张家盈而不是林安琪。

  刘德华没有对张家盈做任何表达,他们的关系,同样是一种彼此间的默认。而刘德华也从未将自己和张家盈之间这种朦胧的情感告诉林安琪。

  话剧团选择的第一个剧本是曹禺的《雷雨》。

  《雷雨》是用国语写成的,让香港学生在台上演出,会有很大的难度。20世纪50年代,因为大量内地人涌入香港,尤其是上海的整个演艺圈,有一半搬到了香港,致使香港的电影、戏剧,基本以国语为主。但仅仅10年之后,国语环境便被粤语环境淹没。后来出了个黄,创作了大量粤语歌曲,结果,连歌也粤语化了,国语在香港渐渐失去了市场。到了20世纪70年代,在香港几乎再也见不到说国语的人了。刘德华他们要将《雷雨》搬上舞台,第一件事,便是要对剧本进行粤语化改造。刘德华自然成了编剧组的主力。

  如果很熟悉国语,要完成这种改编并不难。可当时的刘德华,对国语没有太多了解。别说是他,就是学校的那些老师,也难以找到几个非常熟悉国语的。为了完成这项工作,他不得不收起自己贪玩的天性,只要有一点点时间,便往学校图书馆里钻。查资料,了解曹禺写《雷雨》的时代背景,查阅某一句话,在国语中的准确意义,从而找到粤语最精确的表达。

  对于这项工作,林安琪是不会有兴趣的。张家盈则不同,她的兴趣极其浓厚,几乎每天下午,她都和刘德华一起呆在图书馆里,协助他查阅资料,做笔记。然后,在他离开学校时,她会和他一起走。

  负责排戏的老师非常欣赏林安琪,觉得她那张脸非常特别,可塑性高,白露的角色,非她莫属。林安琪既要参加排球队的活动,又要全力以赴排戏,每天的日程安排得满满的,没有丝毫空隙,即使刘德华想和她多接触都不可能。如此一来,反倒是给他和张家盈经常在一起提供了机会。林安琪太忙了,对刘德华和张家盈之间的关系,似乎一直都不曾觉察。至少,她在没有确认此事之前,不会轻易相信。

  几乎每天早晨,刘德华都会和张家盈呆上一段时间。他特别喜欢在清晨时她的头发散发出来的香味。他说,那时,她的头发有一种青草的清香,非常好闻。

  《雷雨》在学校演出的那天,学校所有的师生汇聚一堂。

  刘德华站在后台,紧张地看着台上的演出。对他来说,这是他的第一个剧本,虽然只是改编,毕竟融入了自己的许多心血和创造。演出是否成功,与自己有着很大的关系。所以,他就像是一个等待儿子出生的父亲,那种紧张程度,超过了其他所有人。

  演出非常成功,演员开始谢幕时,场下掌声雷动。刘德华心中悬了好久的一块石头落了下来,那种喜悦,无以言表。他迫切地想和别人分享这种心情,于是,用目光向台下扫去,寻找到了坐在台下的张家盈。她显然清楚这台戏对刘德华有着特殊的意义,所以,她成了积极的支持者和热情的关注者。

  当刘德华的目光扫向她时,她的目光也正在向台上寻找他。两人的目光在空中相遇,张家盈举起一只手,伸出两只手指,冲着他做了一个表示胜利的动作。刘德华则报以开怀一笑。

  刘德华以为这只是他们两人之间的默契,不会有其他任何人了解。可是,他错了,这一切,被一旁的林安琪尽收眼底。谢幕结束,她回到后台,刘德华正在收拾那一堆散乱的剧本。她直接走向他,在他面前停下来。后台有点乱,他完全没有意识到她的存在,直到面前出现声响,他才吃了一惊。

  他首先看到的是面前的一条项链——生日时他送给林安琪的那条。他抬起头,满脸怒容的林安琪站在他面前,愤愤地对他说:“我不要了,还给你。”他一下子被眼前发生的事情惊呆了。呆立的瞬间,他的脑子飞快地转动。待他想起要询问林安琪时,她已经抓起自己的衣服,快速走了出去。他心中一急,立即追上去,拦住她,问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做错了什么?”

  她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你做错了什么?你不要以为自己做得隐秘,我全都看到了。”说过之后,一侧身,从他的身边走过。

  他再次愣了一下,转身追过去,将她堵在了学校礼堂后的楼梯间。

  她停下来,并不看他,眼睛却突然红了,眼眶里,一瞬间盈满了晶莹。那一瞬间,他明白了她是爱自己的,这种爱比他所想象的要深得多。那一瞬间,他愧悔至极,知道是自己背叛了她,对不起她。可是,这种话,对性格倔犟的刘德华来说,他又觉得难以说出口,只是那么站着,和她默默相对。过了很长时间,他才终于说:“安琪,对不起。”

  这句话像锤子一样击中了她。她看了他一眼,眼睛眨动了几下,大颗的泪珠,迅速顺着脸颊滚落下来。看到她流泪,刘德华有些慌了,那颗心,像是被那透明的液体猛地刺了一下,一阵疼痛袭来。他再一次说:“对不起。”她说:“我对你感到失望。”

  刘德华正想做一番解释,林安琪却在此时低头掩面转身离去。

  看着她远去的背影,他的心像被刀割一样疼痛难忍。他绝望地想,这次是不是彻底结束了?就这样结束了吗?在那一瞬间,他才真正明白,自己爱她,竟然已经是如此之深,没有人可以替代。而现在,这一切似乎无可挽回了,随着她的离去,他的整个心灵,空荡荡的,无所依附。他在那里站了很久,直到天快黑了,才不得不向巴士站走去。

  坐在巴士上,他觉得胸闷得厉害,便将窗子开得大大的,让外面的风向自己吹过来。他呆呆地坐在那里,手里紧紧握着那条水晶项链,回想着和林安琪在一起的一幕幕,心中被特别的温馨充溢着。想到她将项链扔给自己时的那种决绝,他陷入了从未有过的绝望。悲伤如潮水般涌来,他再也忍不住,泪水夺眶而出。

  他不想失去她。可是,能够有什么办法让她回心转意?或许,从此之后,应该好好地练排球,增加和她接触的机会。只要自己努力,她也许会原谅自己,重新回到自己身边?即使她不肯重新接受自己,这也可以让自己今后的日子变得充实起来吧。整个晚上,刘德华都没有睡好。只要一合上眼,就开始做梦,而且所有的梦都是同样的,全是林安琪怒气冲冲地走到他的面前,将项链扔给他的镜头。

  日后,刘德华谈起此事,说是梦。这种可能性不是不存在,其实还有另一种可能,那就是整个晚上,他处于半梦半醒之中,脑中反复出现的,并不是梦,而是对当天发生的那件事的重复回忆。每一次重复,对他的打击都加重一次,最后,他已经面临精神崩溃了,一旦出现她将项链扔给他的镜头时,他便大声地说:“对不起,安琪,我知错了。”

  这一夜,他翻来覆去,好不容易挨到闹钟响了。他立即从床上爬起,匆匆洗漱完毕,背起书包出门,一路狂奔到林安琪家楼下。无论如何,他得对她说清楚,一定要努力让她重新接受这条项链。

  林安琪准时出现了。

  她一眼看到了站在楼下的刘德华,脚步立即慢了下来。她显然在犹豫,而他的一颗心,也提到了嗓子眼上。他知道,如果她此时转身,从另一面绕开他,那么,一切就似覆水般难收了。下一步该怎么办,他却茫然。

  林安琪的脚步虽然慢了,却并没有停下。她慢慢向他走了过来。

  他喜出望外,连忙说了声:“早晨好。”

  她并没有回答,而是一直向前走着。他再一次陷入绝望之中。他做过各种设想,如果她躲开他,那就没戏了,如果她迎着自己走来,那就代表着云开日出。可是千虑仍有一失:她从他身边经过,同时又视他如空气。离他越来越近了,他心中的绝望,如同涨潮的海水,急速上涌。终于到他身边的时候,她极其突然地说:“这么早?”

  这3个字,比世上任何动听的语言都令刘德华狂喜。那一刹那,他几乎想跳起来高呼,也想将她搂在怀里。可他不是那种冲动型的人,他只是颇为平淡地说:“是的,我等你回去打排球。”林安琪实在没料到他会这样说,看了他一眼,哦地应了一声,便无语了。

  刘德华补充说:“我反复想过了,我不能放弃打排球,我太爱这项运动了。”所有想好的话,全都说过了,现在就等着她宣判了。她什么都不说,只是站在那里,咬着嘴唇,似乎在思考。

  那段时间极其难熬,不是度日如年,是度秒如年。他异常地忐忑不安,深知成败在此一举,如果她仍然不肯原谅自己,那他就不知下一步该怎么办了。

  过了好一段时间,她突然说:“台词背得这么熟,练了多少次了?”刘德华猛地一惊,暗想,她可真是太聪明了,连这个也看出来了?这算是宣判吗?可这样的宣判代表着什么?死刑?无期徒刑?还是教育释放?

  她向前走了几步,突然转过身来,脸上带着一种开心的笑容,对他说:“不过,还是蛮动听的。”

  一切都烟消雾散了,刘德华正想冲上去牵住她的手,不料,她又不易觉察地反击了他。她说:“你好像胖了,是该运动一下了。一定是躲在图书馆里用功造成的,看来那地方,你今后得少去。”

  一场危机过去了,他和林安琪的关系,又恢复到了原来的状态。

  早晨,他去接她上学,一起吃早餐,下午又一起参加运动,再一同放学回家。偶尔有闲钱也有时间的时候,他会约她去看一场电影,或者遇到特别的节日,和她一起上一回餐厅。一点都不浪漫,却也是阳光灿烂,细雨和风。

 

 

>>返回目录

 

Schutzherr 闫肃
© 2006-2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