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茶余饭后 > 博客 > 挥泪告别初恋

不老的神话:刘德华画传

挥泪告别初恋

作者:黄晓阳      出版社:中国电影出版社

谁在乎我的心里有多苦,谁在意我的明天去何处,这条路究竟多少崎岖,多少坎坷途,我和你早已没有回头路……我的爱藏不住,任凭世界无情地摆布,我不怕痛不怕输,只怕是再多努力也无助……(——《天意》)

  香港媒体曾刊载过一篇报道,称《刘德华曾遭好友横刀夺爱,6年感情化成过眼云烟》,指的就是他和林安琪的这段初恋。

  文章指称,他读书的时候,曾有一个女友,交往长达6年,没想到最后却发现女友与他最要好的朋友在一起。当时的他却不曾气愤,知道真相之后,反而祝福他们。用这样的言词处理他和林安琪的这段感情,无论对他本人还是对林安琪,都是欠公道的。

  整个事情,对于刘德华来说,极其突然和意外。

  那是艺训班临近毕业的时候,刘德华差不多有一个月没有见到林安琪了。偶尔,她会给他打传呼,希望和他见上一面。当时的刘德华,并不完全清楚她正面临另一个男人的苦追,内心情感,遭遇巨大的冲击。他有些想当然地以为,她只是想他,见面是为了却相思之苦。古诗说得好,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既然他们彼此承诺了终生,又有5年之约,何必在乎这一时一地?

  他匆忙给她回电话,说明自己很忙,还要赶着去实习。她即使有满腹的话想对他说,听到他这样的一番说辞,也会打消倾诉衷曲的念头。

  或许正是此时,她在想:他真的那么爱我吗?答案如果是肯定的,可他为什么连这么一点时间都不肯给我?我在他的心里,真的重要吗?同时,她还会进行比较,与刘德华相比,那个正在追自己的男人,则完全不一样。他似乎将自己当成了他的一切,他的生命。和他在一起,她才真正有一种被爱的感觉。

  林安琪并非无原由地胡思乱想,事实上,在刘德华的心里,林安琪的地位,甚至和他那帮哥们儿相比,都得退居其后。一段时间没有和余伟国等人见面了,他心中便有点痒痒的,一旦有了些微的空间,他想到的,不是去和安琪约会,而是同“可立七侠”聚会。

  他说:“工作、休息、工作再工作。终于等到‘偷得浮生半日闲’的日子,我正计划找节目,正好余佬、李景生、朱强、阿伟传呼我约吃中饭,我连声答应他们。”

  约定的地点是京香楼。大家到达约定地点坐下来,此时,刘德华才想起,他有一个多月没有见到林安琪了,而且,安琪的家,就在京香楼对面那幢大厦里,相距只是咫尺。他说:“对了,我们约安琪一起来吃饭吧。”

  林安琪是他的女朋友,早在他们还没有正式恋爱之时,“可立七侠”就已经在背后以“嫂子”称呼她了。这件事,对于在座诸人,绝对不是秘密,而他在此时提出约她来一起聚会,也是非常正常的事。可是,他提出此事时,有好几个人都略愣了一下,似乎有些微妙。沉浸在自我中的刘德华完全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余伟国出来打圆场,说:“不知安琪在不在家?”

  刘德华说:“在,我昨天和她通过电话,她说今天一天不出门的。”

  朱强便说:“那你去给她打电话吧。”

  电话接通了,刘德华说:“出来吃饭吧。”

  她显然有点惊讶,也有些激动,问他:“哪里?”

  他说:“你家对面的京香楼。大家都到齐了,就等你一个人。”

  听了这话,她显然失望了,有那么几秒钟没有说话。他说:“别犹豫了,快来吧,他们都在等着你呢。”

  上次的生日聚会,刘德华已经犯过一次同样的错误了,这次他属于重犯。重犯不是有心,可恰恰是无心之失,才会对情感造成更大的伤害。

  因为他一再催促,她才小心地问:“他们是谁?”

  他说:“余佬、肥胡、李景生、阿伟,你都认识的。”

  那边,林安琪又沉默了。他以为她离开了,便在电话中叫了一声又一声。过了好一会儿,那边才传来一个声音。她说:“是,我在。”

  他说:“怎么婆婆妈妈的?这不是你的性格呀。”

  她说:“不是,我有点不舒服。所以,我不去了。”

  他说:“可是,我们这么久没见面了,我想见你。”

  她说:“改天吧,到时候我call你。”

  返回餐桌时,刘德华有些不痛快,脸色不那么好。余伟国问他:“怎么样?安琪来不来?”他没好气地说:“女孩子真难搞明白。一开始还好好的,也不知我说错了什么,突然就变了,莫名其妙。”

  余伟国有点息事宁人地说:“没什么大不了的,女孩子就是这样。青春期综合症,过几天你再打个电话去,肯定雨过天晴。”

  过几天?他专心投入到自己的工作之中,将这件事忘得一干二净。

  不知过了多少天,他没有和她联络,倒是她给他打了传呼,约他去她家天台见面。

  他匆匆赶到约会地点,她早已等在那里。天幕上,繁星点点,月光宁静如水,照在天台上,剪出她的背影。刘德华的心猛地缩了一下,不知为什么,他竟然觉得她的身上,罩着一层清晖,弥漫着一层冷冷的色调。这个镜头,在他的脑中留了很长时间,以后只要想到这个背影,他的心便会一紧,一种疼痛的感觉,便会向全身弥散。

  刘德华叫了一声,她缓缓转过身来。月光照在她的脸上,有一种晶莹的东西,在他面前闪了一下。他暗吃一惊,问她:“你哭了?发生了什么事?”

  她用手轻轻拭去眼角的泪水,然后向旁边走了一步,说:“可以帮我做一个抉择吗?”

  刘德华走到她的身后,让自己的脸出现在她肩膀的上方,问她:“什么抉择?”

  她再次向一侧跨了一步,拉开和他之间的距离。她没有转身看着他,而是看着远方,那个有飞机起落的地方。她说:“在你和李景生之间做一个抉择。”

  在他和李景生之间抉择?开玩笑,这怎么可能?李景生是他最好的朋友,“可立七侠” 之一,他需要做这样的抉择吗?李景生会需要他做这样的抉择吗?这时,一架飞机迎着月亮飞驰而过,有一种直冲云天之感。他突然想到了不久前那次京香楼的聚会。最初,她的语气是喜悦的,可当她知道并非她和他单独相处的时候,喜悦就顿减了。原来,那时,情况已经悄然变化了,而他毫无觉察?这是真的吗?真的不是开玩笑?

  林安琪的声音再一次传来。她说:“无论是你还是景生,你们都对我很好很好。我不想伤害你们两人中的任何一个,所以,我不知道怎么办。”

  明白了,彻底明白了。一切都不是玩笑,千真万确。

  现在的问题是,她为什么不让李景生抉择而一定要由自己来抉择?这太清楚明白了。相对于李景生,他刘德华才是先来者,她之所以要求他替她抉择,而不是把这个艰巨的任务交给李景生,意思已经非常清楚。

  事已至此,他若仍纠缠下去,只能显得自己缺乏风度。他说:“谢谢你告诉我,安琪。”“对不起。”她说,“我知道你一直对我很好。”他自嘲地笑了笑,说:“我明白事情不能勉强,而我所能做的是等候你的答案。你好好地考虑清楚再告诉我。”

  其实刘德华已经明白,所有的答案都已确定。然而,他难以割舍这段情,最后时刻,还是说了这样一番废话。因为这番废话,皮球又一次抛还给了林安琪。既然林安琪以这种方式未能完全让刘德华死心,她不得不最后给他一个明确的答复。两天后,她给他打电话,说:“非常抱歉。我反复考虑过了,作为丈夫,景生可能是比较合适的人选。”

  刘德华突然眼眶里噙满了泪水,可是,他心中另一个声音在说:你是个顶天立地的男人,你一定不能哭。他于是以极大的克制力控制了自己的情绪,尽可能平静地对她说:“我明白了,我祝你和景生幸福。”

  这段恋情,至此似乎应该划上句号了。

  可事实上,之后余音袅绕,使得这段感情死而未僵,甚至一拖多年,根本原因,都是那个5年之约。说起来,林安琪也真是一个痴情的女子,既然已经明确回答了刘德华,那也表明,5年之约,已经不再有意义了。相反,如果她真要守5年之约,就应该明确告诉刘德华。这一切,她全都没有说明,却又默默地守着5年之约。

  在此期间,刘德华曾接到林安琪的婚讯。但是,时间上很不凑巧,这一天,刘德华恰好要离开香港,前往新加坡登台演出。林安琪和李景生的一些朋友认为他是有意回避,这实在有点冤枉了他。当时已经身为艺人的刘德华,所签下的那份合约,和卖身契其实没有多大区别,有关的日程安排,他自己已经无法做主。尤其是前往境外演出,往往是在几个星期甚至几个月前,就已经确定下来,并非他个人所能改变的。从新加坡回来,再次见到余伟国时,才听说,他们的婚事延期了。至于延期的原因,余伟国不知是并不清楚,还是不愿向刘德华提起。刘德华当时也完全没有理由想到,此事会与自己有关。在他们已经谈婚论嫁的情况下,他即使想关心,也完全轮不上了。

  然后过了一年,再一次传来他们要结婚的消息。可随着婚期的临近,时间再一次改变。几个要好的朋友,均觉得此事有些蹊跷,可又不便相问。刘德华说,他听说他们再一次改变婚期这件事后,曾有过一闪念,想给林安琪打个电话,问一问此事。手已经拿起了话筒,他却犹豫了。此时,自己算她的什么人?拨通了电话,又能说什么?如果她明确地对他说,这一切全都因为他,他怎么办?

  思来想去,他没有这个勇气,最终还是将话筒挂上了。

  直到1985年4月,刘德华收到一份寄来的喜柬,上面写着:“李景生、林安琪,我俩情投意合,谨定于1985年5月15日,上午10时正,假香港大会堂婚姻注册署举行结婚典礼,诚邀各方好友前来分享我俩的喜悦。”

  拿着这份请柬,刘德华愣住了。1985年5月15日,恰恰是他当初约定的5年之期。这说明了什么?说明她一直都还在等他?还是说明她遵守了这个5年之约?刘德华说,他拿到这份请柬的时候,深深地感动了。为了林安琪对他的这份情,也为了她一直未忘的那份承诺。于是,从那时起,他才真正告诉自己,一切都结束了,是该他淡出的时候了。

  然而,这一切,在外人看来,真的还有意义吗?或许,当初她要求他做出选择的时候,这个承诺,便已经不再有意义了。他已经不再期待,而她也已经表明了自己不再负责。既然如此,何须再执着?后来,刘德华在情途之中波折沉浮,与这个5年之约有关吗?笔者不敢妄下定论,却似乎又无法否定其影响。

 

 

>>返回目录

 

Schutzherr 闫肃
© 2006-2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