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茶余饭后 > 博客 > 刘德华遇上周润发

不老的神话:刘德华画传

刘德华遇上周润发

作者:黄晓阳      出版社:中国电影出版社

在天空里翱翔,在大海里徜徉,怎样的姿态都是一道亮丽的风景。

  “阿龙”不是李小龙,刘德华很快被打回原形,一切如旧,照样是每天为一些不起眼的小配角奔波。

  其间,刘德华再一次接到传呼。这次,他自我感觉是个星了,不再问“几点?什么地点集合?”而是等待对方给自己一个意想不到的机会。可是,传来的消息却一如往昔。他的心暗暗紧缩着,意识到,自己仍然是从前的那个刘德华,一切都没有改变。既然这是自己的宿 命,那就勇敢去面对好了。

  他赶到片场,才知道拍的是《夜来香》,男主角是大名鼎鼎的林子祥。实习时在歌厅配舞,那时他就见过林子祥。现在是第二次见他了,刘德华正想和林子祥打声招呼,不料导演却让他上场。他问:“演什么?”导演连多一句话都不想告诉他,只说:“快,脱衣服,上床。”于是,他机械地脱下衣服,爬上床去。原来,他此次演的是一个嫖客。嫖客就嫖客,肉搏随即上演,像不像,那要等观众去评说。大概观众对这样一个一闪而过的角色没有兴趣吧,他的名字,只是在片尾一闪而过。不过,休息的时候,他主动找林子祥聊天,竟然给林子祥留下了极好的印象。

  接下来是周润发的《鳄鱼潭》,里面需要一名杀手,选上了刘德华。

  这已经是刘德华第二次和周润发合作了。周润发是超级巨星,大忙人,不仅是广大影迷心目中的偶像,也同样是像刘德华这样一些初出道者的偶像。演《苏乞儿》的时候,刘德华扮演过角色,只是角色太小,大概没有引起周润发的注意吧?他们之间,几乎没说过话。这次,演杀手,哪怕只是一个不起眼的角色,刘德华同样认真对待,演得十分投入。

  一场打斗拍完,下场休息,周润发主动走过来,问他:“你是训练班第几届的?”

  “第十届。”刘德华有些激动,没料到自己心目中的偶像会主动和自己说话。

  周润发说:“身手不错呀。”

  刘德华笑了笑,告诉他,还在读中学的时候,他曾和好朋友一起拜师学过洪拳。

  周润发看了他一眼,对他给大家理发颇有印象,便问他:“你也学过理发?”

  他带点羞涩地说,他爸爸喜欢替人理发,开始,他是当下手,后来,自己也学会了,闲着没事的时候,就喜欢弄一弄。

  导演喊周润发上场,周润发站起来,在刘德华的肩上拍了拍,说:“好好干。”

  一个镜头拍完,周润发下场了,竟然再一次走到了刘德华身边,闲聊起来。刘德华谈起了自己心里的郁闷。他一直觉得,自己在艺训班所获得的A,并不是老师乱给的。可到了电视台,却一直得不到重用,为此,他非常苦闷。尤其是不久前,他和黄秋生有一次合作,他自觉已经非常努力了,不料被黄秋生劈头盖脸地大骂一通。别的话倒也算了,只有一句话,黄秋生骂他是花瓶,一点演技都没有。这句话深深地刺伤了他。

  周润发挥了挥自己的手腕,亮出腕上的劳力士金表给他看。此时的刘德华,如果能够捞到小角色的话,演一场戏,大概可以获得一百到几百的片酬。如果没有片酬可捞,也就是每月1800元的薪水。这样的收入水平,维持生活还紧巴巴的,一块十几万的劳力士表,对于他来说,简直就是天文数字。

  周润发说:“你一定也听说过我当初跑龙套的故事吧?凡事都有一个过程。做人最重要的,第一是对自己有信心,第二是要努力。只要你努力了,总有一天,你也会有劳力士表,你也会有一切。”

  从此之后,在刘德华的心目中,周润发亦师亦友,对他满怀着一腔尊敬。其实,此时的周润发,连刘德华的名字,都还不知道。

  不知道名字,不等于没有印象。周润发对刘德华不仅有印象,而且印象很深。

  后来有一次,夏梦找周润发拍《投奔怒海》。周润发的答复是:“我看看剧本再说。”

  《投奔怒海》是一部忧愤悲壮的史诗式电影。它所反映的,不仅仅只是一种处于社会底层的难民生活,更体现着一种历史和政治的洞察力以及超前性。故事以1978年日本记者芥川夕见赴越南采访为视点,反映了越战结束后,越南平民以及华人面临的政治以及经济困境,深刻揭示了越南高层所潜藏的排华反华情绪。故事以14岁的女孩琴娘一家此时期的境遇为主线,另以曾为美军做过翻译的华人祖明为副线。曲折紧张扣人心弦的故事情节背后,是发人深省、悲壮残酷的社会现实。这确实是一个令人震撼的故事。

  日本记者芥川在越南是漂泊,中国人“夫人”在越南亦非故国,阮主任怀念法国,祖明梦想去美国的新奥尔良,越南本土的琴娘姐弟也被迫逃往不知前途的他乡——每个人都欲逃离困境而不能。芥川没有来得及赶回日本的家;祖明生命毁灭在出逃的船上永不瞑目;阮主任被“发配”到新经济区也是凶多吉少。只有“夫人”尚在忍受内心苦痛各方周旋,还有琴娘自由漂行在大海上(虽然前途未卜)——能存活的都是女性,坚忍而柔韧。也许是导演潜意识中的性别意识发挥了作用。

  故事发生在一个被越南政府称为“新经济区”的地方,这种所谓的“新经济区”,实际上就是流放区,是“古拉格群岛”。这个“新经济区”的居民,都属于一些身份复杂的人。而导演许鞍华的视点,选择的是这些不正常人之中,可算最正常的一家人了。这就是琴娘一家,母亲、弟弟阿乐等人,他们是土生土长的当地人。在这个新经济区里,几乎每天都有人被枪杀,尸体便呈曝在大街上。琴娘和弟弟阿乐,每次听到枪声,便欢天喜地,迅速跑过去帮助祖明的父亲收尸。期望从死者口里找到一颗金牙,或者扒下一件能够卖钱的旧衣服。他们与世无争,只求生存,最终,阿乐在手榴弹的爆炸声中死去,琴娘的母亲自杀身亡。琴娘在此地无法生存,只得出海逃走。

  阮主任是当地的统治者,代表着统治阶级的利益。但是,他生长在法国殖民统治时期,许多的观念已经法国化。他对那些高层血腥的统治和丧失人性的残暴,十分失望,对那些生活在底层的平民,抱着一腔同情,自然不能为统治者所容。

  另一个重要人物“夫人”,在影片中具有极其复杂的隐喻成分。她历经了日本人欺凌,法国人的残酷统治以及越南战争时被美国人侵犯。中国人帮助越南人打走了美国人,可是, 她这个华侨,却没有得到任何好处,反而成了越南集权政治人物的玩物。

  许鞍华希望周润发出演的是祖明。祖明是一个有志的知识青年,但在越战期间,成为了美军的翻译官,因为受美国人的影响,思想已经美国化,和阮主任怀念着法国一样,祖明最期望的是去美国的奥尔良。他并不认为越南是自己的故乡,反倒认为奥尔良才是自己的故乡。越南人不能容忍这样的人存在,将他投进战犯监狱,并且移送新经济区。祖明不能忍受这一切,在阮主任和“夫人”的帮助下越狱成功,开始四处抢掠,希望以此获得一张前往奥尔良的船票,最终,他死在出逃的船上。

  这是许鞍华的越南三部曲之二,第一部《胡越的故事》,周润发就是男主角。现在推出的第二部,同样是一部非常好的电影,周润发开始同意出演。可是,当他听说这部电影的拍摄地选在海南岛的时候,他改变了主意。当时,中国大陆的改革开放才开始不久,香港电影,难以进入内地,相反,周润发在台湾有巨大的市场,而台湾当局,绝对不允许在中国内地拍摄的电影进入。为了不失去台湾市场,他拒绝接下这部影片。

  他对夏梦说:“有个人,我觉得挺合适,你不妨找他试试。”夏梦没料到周润发会给自己推荐演员,便问:“谁?”周润发说:“叫什么名字我不知道,是艺训班十期的。前不久还在我的《鳄鱼潭》中演过杀手。”

  夏梦进行了一番了解,知道周润发指的是刘德华。

  她约刘德华见面。她戴着一副墨镜,看起来精明能干又有些神秘。当时,《投奔怒海》剧组已经去了海南岛,男主角却还没有确定的人选,所以,她显得有些急,见了面便是开门见山,半句客套都没有。

  她说:“刘先生,真的非常抱歉找得这么匆忙,因为电影已经开拍了,导演许鞍华和演员好几天前已经去了海南岛。我们现在找你演的这个角色,一开始考虑的是周润发,但是,他拒绝了,所以,我们不得不另找别人。这是剧本,你可以拿回去和公司商量一下。但抱歉的是,我们的时间很紧迫,请务必尽快给我一个答复。”

  刘德华说:“好,我保证,24小时之内给你答复。而且,我也可以给你一个初步意见,如果公司没有意见的话,我本人也不会有意见。”

  听了他这话,夏梦露齿一笑,并且坦率地对他说:“我到现在才笑得出。刘先生,真的很抱歉,我们只能给你这么短的考虑时间。”

  对于刘德华来说,他只是个新人,电影还只拍过《彩云曲》,而且那也只是一个小配角而已,就算是在自己的公司内部,每天都有好几部电视剧同时在拍,他都捞不到角色,现在人家能够给他一个男主角,而且还以前辈身份如此客气和谦恭地对他说话,他是既受宠若惊,又感激涕零。

  夏梦说,周润发不肯接这部电影,是害怕因此失去台湾市场。他拒绝的同时,推荐了刘德华。夏梦是负责选角的,曾经一度为了这部戏中的演员问题焦头烂额。被周润发拒绝后,她立即跑去海南岛见许鞍华。当时,担任男女主角的林子祥和缪赛人也都在场。

  她刚刚说完,林子祥就说:“前段时间,我拍《夜来香》的时候,有一个演嫖客的小子,外形很讨好,拍戏也不错。”许鞍华立即说:“为人怎么样?”林子祥说:“其他的,我不是太了解。他拍戏的时候很拼命,工作态度一流。这一点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夏梦问林子祥,这个人叫什么名字,林子祥却说不上来。只知道他是无线艺训班刚毕业不久的学员。因为戏已经开拍了,许鞍华也有些急,对夏梦说:“这件事,就由你负责。你打听一下这个人,如果合适,就快点定下来。”

  夏梦找人打听,摄影师钟志文对她说:“你不用打听了,我给你推荐一个吧。”

  钟志文推荐的也是刘德华。他曾担任过《彩云曲》的摄影,对刘德华印象非常之深。他对夏梦说:“刘德华这小子,保证让你满意。他的外形,绝对让观众喜欢,非常靓的一个小生。而且,做事特别认真投入。”

  夏梦说:“周润发也推荐了他呀。看来,我还真得见一见这个人。”

  刘德华说:“林子祥说的那个人,也是我。”

  夏梦一听,眼睛一下子瞪直了。她大概没料到,几乎在同一时间,竟然有3个人会推荐他,而且,这3个人中有两个人竟然根本不知道他的名字。

  对于许鞍华这个人,刘德华还是有一定了解的。她于20世纪40年代末出生于内地的鞍山,在澳门和香港长大,1972年毕业于香港大学,获英国文学与比较文学硕士学位,随后赴伦敦电影学院攻读电影专业,是香港演艺圈中少见的学院派。1975年,许鞍华返回香港,先在胡金铨手下担任助手。香港新潮电影初期,她是代表人物,1979年由她单独执导的《疯劫》,“率先以文艺笔触结合现代电影语言去追寻一宗谋杀案和鬼故事背后复杂的感情纠葛,在对电影叙事模式、手法和功能上勇于实践和创新,别具一格”。她以这部处女作获得第十七届台湾金马奖优等剧情片和最佳摄影、最佳剪辑多项大奖,真正是一战成名。

  前一年,她推出了越南三部曲的第一部《胡越的故事》,将视角对准20世纪70年代的越战之后,南方难民的生活。这部影片一反香港影片只讲娱乐和武侠的传统,直面现实生活,形成了强烈的社会震撼。现在投拍的《投奔怒海》,是三部曲的第二部。

  有了第一部打下的基础,又有许鞍华这样新潮且颇具实力的导演,刘德华如果能够成为其中重要的一名演员,对他今后的演艺事业,绝对具有划时代的意义。可是,周润发拒绝是 因为怕失去台湾市场,刘德华想,周润发顾忌台湾市场,难道他就不应该顾忌吗?一个疙瘩在心中结下了,翻来覆去想了一个晚上,接下来吧,似乎对自己会有不利的影响,拒绝呢,又实在可惜了这次机会。至于夏梦提到和公司商量这件事,他心里很清楚,公司是不会拒绝的。在公司内,他并不受重视,如果去给别人拍戏,他还可以为公司赚一笔钱。

  辗转一个晚上没睡好,第二天一早,便设法和周润发联系。他知道周润发在坚城片场拍片,便往片场打了一个电话。周润发接起电话问道:“哪一位?”他说:“我是刘德华。”周润发愣了一下,反问:“刘德华?”他的记忆中显然不曾储存这个名字。刘德华连忙说:“那个跟你一起拍《鳄鱼潭》的小子,第十届艺训班毕业的。”周润发这才哦了一声,想起来了。

  刘德华说:“我听说你推荐我去演《投奔怒海》,谢谢你。”

  周润发说:“这是小事一桩,不足挂齿。”

  刘德华又说:“可是,我有些问题,想不清楚,想请你帮我出出主意。”周润发想了想,说:“我正在三厂拍戏。你如果现在过来,我们可以谈一谈。”

  刘德华赶了过去。周润发正在拍戏,他在旁边等了一下。周润发拍完了,向他招了招手,向路边的一块石头走过去。他跟了过去,随他坐在那块石头上。刘德华再次对他推荐自己表示了一番感谢,然后说:“我很希望接拍这部戏。但我的问题跟你一样,同样担心市场上的问题。如果我上了这部戏,我的台湾市场岂不也有危险?”

  听了他的话,周润发无奈地看了看刘德华,似乎想骂他一顿,又有些不忍。心想自己的一番苦心,他当作了什么?他问:“你告诉我,你哪里来的台湾市场?”

  一句话问得刘德华傻在了当地。是啊,他哪里来的台湾市场?台湾有人知道他刘德华吗?

  周润发站起来,说:“别怪我直言。你好好地想一想吧。你连香港市场都没有,哪里来的台湾市场?本来就没有的东西,哪来的失去?”

  刘德华有点醍醐灌顶之感,同时又有些尴尬,进退两难。

  那边要周润发上场了。周润发拍了拍他的肩膀,最后说:“拍了,你起码会有香港市场和中国内地市场,推了,你就什么市场都没了。对你来说,这是一次绝好的机会,你小子要好好把握住,千万别轻易放过了。”

  回到公司,对负责人说了,他们没有意见。刘德华立即给夏梦打电话。夏梦非常高兴,答应立即着手安排机票。

  启程那天,他在机场见到夏梦。夏梦见他仅带了一只很小的行李箱,似乎仅能装下两三套衣服,颇有些吃惊,对他说:“我们去两个月,你带这么少的行李,够吗?”他是第一次出门,哪里知道出门要带些什么?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说:“没问题。”问题。”

 

 

>>返回目录

 

Schutzherr 闫肃
© 2006-2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