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茶余饭后 > 博客 > 风姿绰约的喻可欣

不老的神话:刘德华画传

风姿绰约的喻可欣

作者:黄晓阳      出版社:中国电影出版社

多么不愿意启动你生命的门铃,多么不想信缘起缘灭天注定。

上了锁的心逃不了宿命的精灵,受了伤的情已没了过去的曾经

《十面埋伏》剧照。刘德华与金城武对决。

  跨入娱乐圈两年多之后,刘德华红了。

  与周润发多年间被称为“票房毒药”以及周星驰坐了5年冷板凳相比,刘德华的准备期,可算是够短的。正如当初周润发所说的,没有香港市场,就根本不可能有台湾市场日本市场。反之,如果有了香港市场,台湾市场和日本市场,很快就会有了。

  1983年秋天,刘德华来到了台湾,开拓台湾市场来了。

  他这次来台湾,是应导演张彻之邀拍摄电影《新十三太保》的。初次登上宝岛的刘德华,有点茫然不知所措。在此之前,他很少有外出的机会,又是只身一人,难免有点孤单。台北方面,负责接待他的是香港新艺城电影公司台北分公司;专项负责此项工作的,是新艺城台北公司的公关负责人王长丽。王长丽见刘德华年轻真诚,还带点青春羞涩,就当小弟弟一样待他。知道他在台湾没有任何熟悉的朋友,便主动介绍他认识一些当地的圈中人。

  那天,王长丽准备带刘德华出去吃饭,便给公司的一位签约演员刘瑞琪打电话,多个人相陪,气氛应该会活跃一些。没想到,刘瑞琪回答自己正在拍《搭错车》,抽不开身。王长丽只好另外找人。王长丽想起了公司的另一位签约演员喻可欣,她当时没有片约,应该有时间。

  王长丽拨通了喻可欣的电话,对她说:“有一位小朋友从香港来,叫刘德华。他在台湾没有朋友,怎么样?出来一起吃餐饭?”

  喻可欣暗想,怎么要我去陪小朋友?孩子有什么好陪的?后来见了面才知道,所谓小朋友,只是王长丽眼中的小朋友,这个刘德华,和喻可欣年龄相仿,仅比她大一岁。

  王长丽说:“以后,你也会去香港拍戏,多交个朋友不是坏事。快来吧,我们在碧富邑等你。”

  多年以后,王长丽回忆说,很多人认为她当年是有意想为刘德华和喻可欣牵红线,这实在不知从何说起。她说,当时,她只是很喜欢喻可欣,所以才约她,用意也只是交个朋友,并没有想过别的。

  王长丽自然不可能知道,刘德华心中有一个长发情结,也有一个白衣情结。在他的心中,长发显示着飘逸,白衣透露着纯洁。刘德华是近视眼,看到一个女孩,首先看清的,肯定不是对方的样貌,而是对方的衣服和头发。

  喻可欣不想去见陌生人,而且是陌生的男人。王长丽在电话中对她说,今天是她的生日,吃过饭后还有娱乐活动。她是个跳舞迷,听说还有娱乐活动,且自己当时正闲得无聊,便答应下来。她出现在碧富邑的时候,刘德华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她的一头飘逸长发,然后是她的衣着。上身穿一件白色衬衣,下身穿一件牛仔裤,身上还披了一件红色毛衣,脚上穿着的却是一双黑色软布鞋。他们两人像是约好了似的,刘德华身上穿的,也是一件白色衬衣,蓝色的牛仔裤,略不同的是鞋,他穿的是一双红格子皮鞋。刘德华承认,他当时特别注意到了她的布鞋,如果那双鞋再和他的鞋相同,就成百分之百的情侣装了。同时,正是她那双布鞋,给他留下的印象,要比一双皮鞋深刻1000倍。刘德华本人对布鞋情有独钟,他每次去北京,都要去买北京布鞋,所以,他对爱穿布鞋的女孩,自然也就非常有好感。

  那一瞬间,刘德华的心思已经往这方面想了吗?

  确实如此,因为他首先看到那一头长发的时候,顿时眼前一亮,整个人都愣住了。喻可欣发现了他眼睛之中射出的精光,因此猛地被刺了一下。她也愣住了,心中暗想,哇,这个人好帅。

  他们一起离开碧富邑,前往附近的一间餐厅吃饭。走在路上,刘德华和喻可欣并肩走在一起,距离近了,可以看清她的外貌。她长相甜美,青春可人,正是刘德华所喜欢的类型,于是,一颗年轻的心又心花怒放了。他时不时地偷偷看她一眼。待她转过头看他的时候,他又慌忙将目光移开。喻可欣转回头来,但很快便感觉到脸部有些发烧。她隐隐地感觉到,他的目光又游回来了,仿佛要把她脸上的汗毛都数清似的。她装着不经意地转脸,再一次将目光投向他,他又一次惊慌地逃离。偶尔有一两次,她和他的目光相遇了,刹那间恰似两道光花在空中相撞。

  爱情这种东西,并不真的需要言语的表达。喻可欣说,在此之前,还从来没有男生如此大胆而且直露地凝视过自己,那时,她已经认定,面前这个男生对自己有了意思。而且,他那深邃的眸子,似乎有一股特别的磁力,深深地吸引着她,令她有些情难自禁,往往会迎合他的目光,和他进行交流。

  吃完饭后,一群人去希尔顿饭店跳舞。新来的这些人中,有一位富家公子,见到喻可欣,立即发起了攻势。刘德华运气真是不佳,才刚刚对人家有了点意思,就遇到了劲敌。试想,当时的刘德华,虽然已经成名,可收入是极其有限的,替别的公司拍片,主要收入归公司所有,自己只能获得其中极少的一部分。替自己的公司拍片,拿的是基本薪酬,再加一点很少的片酬。那时,他已经考虑买一套属于自己的房子,不仅要计划按揭,而且还不能买大。面前这个二世祖,却是财大气粗,出手颇为大方阔绰。

  刘德华是一个斗士,既然有战斗,他自然不会退却。为了不让那个二世祖有接触喻可欣的机会,刘德华的战略,便是抓住了喻可欣的那件红毛衣。那件毛衣或许并不值几个钱,但掌握在刘德华手里,便成了一件武器。秋天天气转凉,跳舞的时候出了汗,下场时,还是需要披件衣服,所以,她每次下场,都会奔毛衣而去,实际上也就是奔刘德华而去了。喻可欣很喜欢跳舞,而且跳得非常好。用她自己的话说,她就像个“跳舞娃娃”,舞曲一起,她浑身上下的细胞,就会跟着动起来。她尤其喜欢快节奏的舞蹈,那会令她有一种强烈的释放感 。一到了慢节奏,她不喜欢了,就会乖乖地回到沙发上坐下来。有毛衣作为向导,她永远都坐在刘德华身边。那个二世祖不明所以,自然会以为她和刘德华关系亲密。

  他说:“你很静。”

  舞厅里很嘈杂,说话就得凑到非常近前的地方。她不喜欢这种表达方式,只是冲他一笑,算是回答。

  他无话找话地说:“我想买些东西,但又不认识路,不知道怎么去。”

  她说:“你可以找你的朋友带你去呀。”

  他说:“在台北,我没有朋友。王小姐和我只是工作关系。”

  她犹豫了一下,说:“这样呀。如果真是那样,你找我,我可以带你去。”“可是……我不知道你的电话号码。”他终于暴露了自己的真实目的。

  喻可欣自然明白他的用意所在,但因为对刘德华印象很不错,所以她也非常乐于将电话告诉他。

  舞会结束后,那个二世祖自告奋勇,要送喻可欣回家,王小姐委托他顺便将刘德华送回碧富邑酒店。坐在车上,二世祖便开始向喻可欣炫耀,不时指着路边的某一幢大厦或者是某一个住宅小区说,这是我们家的。他显然是想用这种方法打动喻可欣。

  汽车在碧富邑门前停下,坐在前排的刘德华打开了车门。二世祖请喻可欣坐到前排去,喻可欣也打开了车门。刘德华突然意识到,她如果坐到了前排,他或许永远没有机会了。他突然对她说:“我有样东西给你。”喻可欣愣了一下,不明所以。刘德华很固执,坚持要喻可欣下车。最后,她只好跟着那件毛衣的指引,跨下了车。

  待那位二世祖的车子开走,刘德华便送喻可欣回家,一直将她送到楼下才返回,因此知道了她家的住址。

 

 

>>返回目录

 

Schutzherr 闫肃
© 2006-2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