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茶余饭后 > 博客 > 疯狂从第五天开始

不老的神话:刘德华画传

疯狂从第五天开始

作者:黄晓阳      出版社:中国电影出版社

拼搏、再拼搏……厮杀于血泊之中,武士从未褪色。

  第二天,刘德华的进攻开始了。

  下午,喻可欣正独自在家,电话来了。他说:“你今天有没有空?我忘了带表,我想买一只便宜的表。”

  喻可欣答应带他去西门町万年大楼买表。他得寸进尺,问她晚上是否有事,得知她没有安排之后,又要求晚上一起吃饭。然后,刘德华就乘出租车赶到了她家楼下接她。他是个有心人,前一天晚上,已经抄下了她家地址。

  在西门町吃完日本料理,刘德华意犹未尽,又提出去看电影。喻可欣一听,便说:“好啊,正好有一部日本观摩片,叫《细雪》,我很想去看,应该很棒。”

  往电影院走的时候,刘德华有意无意地碰了碰喻可欣的手。开始,她以为是旁边的路人,转头去看,发现身后并没有人。几次之后,她意识到,这是刘德华在向她传达某种信息。她心中暗喜,毫无疑问,一场恋爱就要到来了,那颗少女之心,顿时充满了期待和兴奋。

  说起来也是巧事,电影散场时,他们竟然异外地遇到了平鑫涛和琼瑶。这两位是喻可欣的恩人,如此见了面,自然会说上几句。

  原来,当喻可欣还是一名高三学生时,有个朋友想报考台北的演员训练班,一定要拉着她去陪考,结果两人都考上了。结业后,当时的主考官徐进良导演、邵氏的方逸华小姐以及琼瑶电影公司都有意和她签约。到底签哪间公司,她拿不定主意,而且,她还未成年, 法律上不具备签约的资格。妈妈认为,她的外貌、个性和气质,都很琼瑶化,支持她签了琼瑶公司,连喻可欣三个字的艺名,也是出自琼瑶之手。她妈妈帮她签约的时候,却无法预料世道正在悄然变化。此时,琼瑶式的三厅式电影,早已经为观众所厌弃,加上又失去了林青霞和秦祥林两员大将。琼瑶夫妇勉强支撑了一段时间,已经无力为继。

  喻可欣加盟之后,仅仅拍了一部《燃烧吧!火鸟》,就已经有了散伙的迹象,自然再没有影片给喻可欣拍。后来,香港新艺城找到了她,表示要让她前往香港发展。

  第三天,刘德华再一次给她打电话,这次自然不是买手表,而是买乳液。理由是他没有带乳液,而宾馆只有香皂。喻可欣说:“不用买了,我家有好多瓶,你拿一瓶去用好了。”

  他很快出现在她家,她将乳液拿出来,交给他。

  所谓拿乳液,自然是借口。如果拿到就走,他这一番挖空心思,岂不是白忙了?可是,他说好是来拿乳液的,现在已经拿到了,不走有些说不过去。站在那里,他十分尴尬,脑子快速运转,想找出一个留下来的借口。她也站在那里,面对着他。她同样不想他走,可是,她毕竟不好主动让他留下来吧。

  她说:“我正好要去买面包,我送你下去吧。”他跟着她下楼,却又悄悄将乳液放下了。买什么面包?自然成了两人心照不宣的一次小小约会。

  在楼下聊了一会儿,面包已经买了,他似乎不好再留,只好告辞。过了一会儿,刘德华又给她打电话,说忘了拿乳液,由此也可看出刘德华对喻一番良苦用心。

  第四天的约会之后,他送她回家。他问她:“明天你有什么安排?”她说:“明天一早,我要起来拍声宝录像机的广告。”他说:“明天我正好也是早班。我收工后来找你。”

  她说:“好。”看起来,这似乎是一次有心的预谋。

  第五天的工作结束,刘德华并没有回酒店,直接去了喻可欣家。那时,她才刚刚收工回家,连妆都没来得及卸,他的电话就来了。

  他说:“你已经到家了?我现在收工了,我来找你。”进入她家时,一锅刚刚煮好的红豆汤满屋飘香。

  喻可欣请刘德华尝尝自己的手艺,刘德华当然求之不得,兴奋得像有点心吃的小孩,说:“味道一定很不错。”

  她给他装了一碗,也给自己装了一碗。

  他们边喝着红豆汤边聊天。聊起彼此的爱好,喜欢的书呀什么的,突然就聊到金庸,喻可欣说自己最喜欢的是《神雕侠侣》。她这样一说,刘德华立即哈哈大笑。喻可欣不太明白有什么好笑的,问他到底笑什么。

  他说:“真是太巧了。我也最喜欢这一部,而且,我在香港刚刚演完《神雕侠侣》。”

  喻可欣颇为惊讶,问他:“真的?你演谁?”

  刘德华说:“杨过。”

  喻可欣一下子瞪大了眼睛。天啊,他演过杨过?这么说,他是个大明星了?如果不是大明星,人家怎么可能要他演杨过?可是,他每天和自己在一起,哪有一点大明星的样子?完全是一个天真贪玩的小男孩嘛。喻可欣也喜欢杨过和小龙女,所以,主动和他谈起这两个人物。

  如此一来,刘德华终于等到了表现自己的机会。喻可欣喜欢《神雕侠侣》,但毕竟只是作为一般的武侠小说迷而喜欢。刘德华则不同,他在学生时代,便已经读过这部小说,后来为了演杨过,又读了好几遍,几乎是一个字一个字数着在读,还做了大量的案头工作。对于杨过这个人物,他分析得恐怕比金庸本人还深入还透彻。其后是长达5个月的拍摄时间,每天,他自己就变成了杨过,深入角色之中,对这个人物,自然又多了一层了解。由他来谈起杨过,喻可欣哪里还有发表意见的份?只听得一愣一愣的,眼睛是越张越大,心底里,对他佩服得不行。

  两人越谈越兴奋,越谈越亲密,根本没有意识到时间的流逝。两颗心越靠越近,两人身体的距离,也在一步步缩短,最终,他们火热的唇,紧紧地贴在了一起。

  后来,谈及此事,喻可欣说:“激情过后,我们两人在这间充满琼瑶式梦幻的小屋中沉沉睡去。他趴在我的身上睡着,就像是个稚气的小男孩。我的腿被他的身体压得有点酸,想偷偷地移开,可他在睡梦中还依恋地将我拉着不放。我心中升起一股甜蜜的暖意,那应该就 是真正的爱情吧。”

  有关他们的相识到相恋,刘德华在多年后也曾谈到过,但相对要简略得多。 那是一次接受记者采访的时候,刘德华坦率却又有选择地谈到了这段感情。

  记者问他:“你们在一起多久?”

  他说:“有三年。”

  记者问:“是怎样认识的?”

  “朋友介绍的。我认识她的时候,并不晓得她也是演戏的。”

  “还记得她当天穿什么吗?”

  “记得。她穿白衬衫,牛仔裤,肩上披着件红色毛衣,脚踏一双黑布鞋。我最记得那双黑布鞋。”

  “是怎样开始的?”

  “看戏、吃饭。我跟她看的第一部戏叫《细雪》。”

  “那后来又怎样会导致分手?”

  “电影里我也许是一个常常满口情话的大情圣,但现实生活中我并不是一个善于谈情说爱、情话绵绵的男人。我并不懂得如何去表达自己的感情。”

  如果说刘德华完全不懂得表达感情,那也不全是事实。只不过,在表达感情方面,男人永远都是无法毕业的学生,所以,他说自己不善于表达,也不算是错。

  认识喻可欣仅仅13天后,刘德华便完成了在台北的工作,要回香港了。这13天,已经足以让刘德华和喻可欣记一辈子,因为在这13天里,他们由陌生到相识到相恋到相爱再到爱情如火如荼地燃烧,直到令两人发疯发癫发狂。

  不久前,喻可欣将自己和刘德华的这段经历写成了书,《情海星空——我与刘德华》在台湾和大陆同时印刷。最初这本书还未面世,一些内容便已经公开,媒体从部分内容中提炼出一些耸人听闻的标题,诸如刘德华召妓治伤之类,引起影迷们极度的不满,向喻可欣扔过不少的鸡蛋。

  仅从他们的浓情13天来看,喻可欣的描述,除了对他们青春第一次有过度渲染之嫌,总体来说,应该说还是很干净的,也不算有悖于事实的。

  在此,我们并无必要去揣度喻可欣写这本书的动机和心理,只需要了解一个事实,有关这段情,是确确实实的,无论是喻可欣,还是刘德华,都是真诚的投入。

 

 

>>返回目录

 

Schutzherr 闫肃
© 2006-2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