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茶余饭后 > 博客 > 距离近了心灵远了

不老的神话:刘德华画传

距离近了心灵远了

作者:黄晓阳      出版社:中国电影出版社

一抹淡定的微笑,气宇轩昂。傲然尘上的气质已爬上嘴角,无声蔓延……

  如果在古代,刘德华很可能成为一名武士侠士。

  在此期间,刘德华置下了自己第一份产业,这套房子在广播道,两居室。一间大房被他用来做书房,小房成了卧室。买这套房子,除了发展事业上的考虑,刘德华多少也考虑到了 他和喻可欣的未来。喻可欣一直都在努力来香港发展,待她到来,他不可能和她在酒店约会,这就需要一个固定的住所。

  可喻可欣来香港一事,一波三折。

  喻可欣前往香港原本不是一件难事,因为她的父亲是香港工商日报的总编辑,是香港一位颇有资历的老报人,一直跟着父亲的妹妹南南也在香港读书。可由于台湾方面的政策,喻可欣的香港之行一再受阻。

  终于获知拿到签证时,刘德华喜出望外。喻可欣在电话中告诉他,她会提前到港,目的就是为了和他单独呆上几天,然后再搬去父亲家里。得到消息后,刘德华立即搬到了广播道,当然不是他新买的那套房子,那房子还没正式交割呢。这套房子,是朋友的,他租下了一间。

  所有一切安排好,刘德华亲自去机场接喻可欣,先在广播道休息片刻,然后赶去邵氏谈片约。在邵氏影城,负责接待喻可欣的是邵氏的一名主管,刘德华在一旁作陪。邵氏表示,有意让喻可欣出演三部影片。这一消息,令喻可欣十分兴奋。自《燃烧吧,火鸟》之后,她已经很长时间没有电影可拍了,而邵氏又是香港乃至全中国电影界的老大,能够拍邵氏的影片,自然是一件大喜事。

  回到广播道,喻可欣兴奋地谈着即将出演的电影,几句话之后,发现刘德华的情绪不太好,问他原因,他才说,他和邵氏的那位主管有过接触,他不喜欢那个人,并且希望喻可欣也离那个人远一点。当头一盆冷水,让喻可欣的兴奋劲迅速冷却。

  年轻人毕竟不同,可以为爱情牺牲一切。既然自己心爱的人不喜欢,她自然不会去做,哪怕牺牲再大,也丝毫不觉得可惜。自此之后,邵氏一再致电,喻可欣都避而不接。邵氏只好改变主意,同与她同样来自台湾的王祖贤签下片约。日后,王祖贤红了,喻可欣却一直处于二线和三线之间,也算是为了爱情而付出的代价。

  由这件事也可以看出,刘德华是一个非常自我的人,他习惯的是以自我为中心。喻可欣如果想追求自己的事业,就不可能完全迁就他,他们之间,迟早会因这一点而引发彼此关系的致命危机。

  喻可欣来香港,是为了接邵氏的戏。现在此事既然已经结束,她便无事可做了,每天呆在刘德华租下的那间房子里,眼巴巴地等待刘德华下班回家。此时,正是刘德华上演新戏《鹿鼎记》的时候,因为公司对他进行冷处理,基本不给他安排多少工作,因此他有更多的时间和喻可欣呆在一起,享受温馨的二人世界。

  可喻可欣和刘德华恋爱一事,毕竟没有通过自己的父亲。父亲在香港是名人,也是有身份的人,他对刘德华会采取什么态度,喻可欣不清楚,尤其是这种先斩后奏,是否会引起父亲的反感,她心中更是没底。她总担心有朝一日,父亲发现她和刘德华的事,会引起一场大风波。

  在广播道和刘德华秘密同居20天后,喻可欣搬进了父亲在香港的家。自然,她装着刚刚才从台湾到达,而她的妹妹南南也替她保守这个秘密。此后不久,台湾独立制片人黄华祺给喻可欣打来电话,约她拍《穿梭阴阳界》。这个片约刚刚谈妥,吴思远又找她拍《好彩撞到你》。这部影片的导演是丁善玺,他和吴思远反复告诫喻可欣,新人不要有绯闻,否则会影响前途。

  刘德华正在拍《鹿鼎记》,喻可欣也开始拍《好彩撞到你》,她又住在父亲家里,和刘德华见面的机会少了。

  公司对刘德华的态度越来越冷,工作上任务轻了,精神上的负担反而重了。每当这时候,刘德华就想和喻可欣呆在一起,却又只能偷偷地和她约会。无形之中,刘德华又多了一重心理压力。好在此时,喻可欣的妈妈来到香港。女儿和刘德华恋爱的事,喻妈妈是知道的,她也正想见一下女儿的男朋友,因此,刘德华和喻可欣一起去机场接机。

  刘德华给喻妈妈留下的印象很好,只是仍然没有告诉喻爸爸,两人的交往,还处于半地下状态。

  正是在这段时间,喻可欣又感受到了刘德华那种大男子主义。

  一次,刘德华约会喻可欣,因为住在父亲家里,喻可欣既不想让刘德华等太久,也不愿让父亲突然见到他,所以穿了一件很随便的衣服便出了门。到达餐厅后,刘德华发现,这件衣服的袖口非常之大。刘德华见了,大为不高兴,拍着桌子对她说:“不要吃了,隔壁桌的男人都往你袖子里看。”结果,饭也没吃成,两人不欢而散。

  由这件事可以看出,身在香港这样一个开放社会的刘德华,竟然传统得像是清朝的秀才。他和喻可欣之间观念上的差距,显而易见。他们的这段恋情,最终无法长久,也算是意料之中了。

 

 

>>返回目录

 

Schutzherr 闫肃
© 2006-2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