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茶余饭后 > 博客 > 周润发第二次救华仔

不老的神话:刘德华画传

周润发第二次救华仔

作者:黄晓阳      出版社:中国电影出版社

剑神剑圣立在紫禁之巅,叶孤城最终死在西门吹雪的剑下,但世人的眼睛都看见:这是一种英雄的死法。

  TVB要处罚刘德华这件事,外人比刘德华本人看得更清楚,也更了解刘德华接下来会遇到的难题。毕竟,这些人和TVB打交道多年,对于他们的一套做法十分了解。

  周润发是对此看得最清楚的人之一。他本人就曾和TVB发生过矛盾,也曾经因为类似的抗争,被打压过。当他听说刘德华拒签合同时,立即意识到,未来的几年中,刘德华的日子将会异常难过。

  上个世纪80年代初,周润发认识了李小麟,当时,李小麟正和张国忠合作,经营一家制作公司,主要从事艺员的演出等业务。1983年,周润发和TVB闹翻之后,转而和张国忠、李小麟合作,共同组建了“影舞者制作公司”,由张国忠和李小麟帮他处理演出、广告等事务,后来又渐渐涉及一些电影事务。当时歌舞厅正处于全盛时期,艺员“炒更”成为最容易赚钱的一项兼职。周润发正如日中天,市场行情非常好,每个星期都有大量的演出,公司的经营情况相当好。后来,由于公司经营方面存在一些问题,周润发本人也受到情感等因素的困扰,影舞者公司的经营状况,有每况愈下之势。周润发因此决定退出公司的股份,并且决定从此以后,不再经商,只是专心演戏。

  同时,周润发又分别向张国忠和李小麟建议,可以趁此机会,将刘德华签下来,他认定不用多久,刘德华一定会红。此时和他签约,正是最好时机。

  此前,影舞者公司主要从事的是演出经纪而不是艺员经纪,而且,主要做的是东南亚生意,他们将香港的艺员介绍到东南亚去演出,业务还算是火爆。现在,如果要改过来,做艺员经纪,就等于要做艺员的保姆,除了私生活的事不管,吃喝拉撒都要过问。香港的艺员经纪还处于起步阶段,成功的例子并不多。华星公司的陈淑芬,算是比较成功的经纪人,她也是从演出经纪干起的。最初,负责将一些香港艺员介绍到欧美等地演出,慢慢签了张国荣、梅艳芳等几名艺员。她确实是成功了,却也因为集妈妈、保姆、管家、联系人等众多角色于一身,累得半死。周润发说,最近,华仔正和TVB闹矛盾,你应该听说了吧?如果有经纪人,艺员就不需要直接和公司打交道,中间有一个缓冲,事情也不至于会闹到目前这种局面。不错,今后几年,华仔的处境恐怕不妙,如果那时再签他,价格一定很低。可你如果现在就签他,帮他渡过最困难时期,将来,他会感恩你。

  找过李小麟,周润发又找张国忠。张国忠说,我和华仔是好朋友,能帮得上他,我自然会帮。只是,目前他和TVB的那个合同太死,我们能做的不多。和华星方面,我们倒是可以出面谈判。但那又怎样?华仔根本不是唱歌的人才。

  周润发说,你看我是唱歌的人才吗?如果让我看,华仔唱歌比我还好。我不也一样在台上又唱又跳?

  影舞者结束之后,张国忠和李小麟等人又创建了“艺能动音”。他们果然听信了周润发的话,签下刘德华,并且签下了梅艳芳,担任他们的经纪人,全权为他们处理演艺方面的事务。

  刚刚签约时,艺能动音能为刘德华做的事很少,一切都因为刘德华和TVB所签的那份未到期合同。这纸合同等于将正常的上班时间全部签给了TVB,所以,艺员在演出方面的事务,便完全受到公司的掣肘。没有公司在时间方面的通融,艺员根本不可能自己接拍别的戏。所以,初期,李小麟能做的,就是安排刘德华在业余时间参加一些临时性的演出活动。

  即使如此,也还存在一个问题。刘德华和华星公司签有一纸合约,由华星公司代理他唱歌以及唱片制作方面的业务。然而,这份合约签下之后,只是一纸空文,基本没有履行。因此,李小麟开始担任刘德华的经纪人之后,所做的第一件事,便是和华星洽商,解除那一纸合同,并且为他寻找新的唱片公司,结果签下了EMI。

  《鹿鼎记》之后,公司不再给刘德华角色,刘德华被闲置了。在长达半年的时间里,不给他安排任何工作。半年之后,又突然给他安排了一大堆活,目的就是要他疲于奔命,想借机对他进行疲劳轰炸,目的就是想让华仔低头屈服。

  对于那段经历,印象最为深刻的是经纪公司的几位职员。他们在经纪公司工作了几年,替艺员们安排日常行程,面前总是有一张由他们自己安排好的日程表,若是存在任何冲突,他们会强硬地说:“不行,这个时间他已经有了安排,你们只能排别的时间。”突然之间,在刘德华的名目下,出现了一大堆演出,那些为他安排这些演出的人,就是希望他出错,以便要求他赔偿巨额损失,或者是让他名声尽毁。经纪公司的工作人员手忙脚乱,结果将刘德华的时间安排得一团糟。

  部门负责人拿到这份安排表,见上面的时间安排完全是乱的,大发脾气。负责这项工作的职员心中大为委屈,因为他觉得这样的工作根本无法安排。恰在此时,刘德华来了。他得知大家闹得不愉快的原因之后,拿过了那份安排表,自己动手,将时间进行了调整。部门负责人看了刘德华重新安排的日程之后,十分惊讶地说:“这样安排,你每天就只有两个小时的睡眠时间了。”刘德华反问道:“如果不这样安排,你告诉我,怎么办?就这样定了。睡眠时间不够,我自己想办法。”

  由此可以看出,此时的刘德华,心理已经调整得很好了,对于自己即将面临的境遇,已经有了相当充分的思想准备和极为成熟的处理态度。

  1985年11月,他被调离了话剧组,被安排在一些综合性节目里担任“活力之星”。所谓“活力之星”,只不过一个名目而已,实际上就是在一些综艺节目中跑龙套。

  从此,全面封杀开始。

  这次封杀对于刘德华来说,后果可说是非常严重。以前,他每次拿到薪水,全都如数上交给父亲。他自己的花销是“炒更”得到的外快。正是用这笔“外快”,他不仅维持了自己日常的开销,也买下了自己的第一份产业。那套两室一厅,他交付首期连带装修,花费才仅仅只有11万港元。这个数字,别说是在香港,就算是在今天内地的一个中等城市,都难以成事。可见刘德华一方面是极为节省,同时在理财方面也颇为出色。自然,还透着另外一些信息,比如当时的他,虽然不大不小已然是个明星了,可经济上实际并不宽裕。

  现在,被公司雪藏了,外快完全没有了,薪水又要上交。经济危机,立即就显现出来。

  偏偏有些钱是没法省的。比如房屋的按揭贷款,每个月都由银行划付,他的账上如果没有钱,人家立即就会封他的门。再比如和喻可欣之间的“交际费”。回到台湾之后的喻可欣,事业发展很顺,片约不断,并且因为台湾版《倚天屠龙记》的热播,喻可欣也跃升为一线红星,她抽不出时间前往香港看望刘德华。刘德华被公司雪藏,按照合同规定,他如果离开香港,必须向公司申请。为了避免麻烦,刘德华干脆哪里都不去,他和喻可欣之间的交往,便只能寄托在越洋电缆上。

  据喻可欣说,她和刘德华之间的电话联络,有一个月,两个人的长途电话费加起来,竟高达8万元之巨。喻可欣没有说明币值,即使是新台币,以今天的币值计算,那也是2万元人民币。

  刘德华说,这个时期因为没有了外快,他的经济状况很不好,口袋常常都是空的,所以,基本连门都不出,更是鲜少参加朋友们交际、应酬之类的活动。

 

 

>>返回目录

 

Schutzherr 闫肃
© 2006-2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