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茶余饭后 > 博客 > 挥泪告别第二次爱恋

不老的神话:刘德华画传

挥泪告别第二次爱恋

作者:黄晓阳      出版社:中国电影出版社

  蛰伏半年以后,刘德华实在耐不住了,决定跑出去透透气。按照合同规定,如果离境,是要通告公司的,可他顾不上那么多了,悄悄地买好机票,跑到了台北。

  喻可欣知道刘德华心情不好,便为他安排了一个散心计划,特别请了自己的同学杨岱青和她的男朋友一起,陪刘德华游玩散心。

  第一天,四个人一起去了板桥镇大同水上乐园玩云霄飞车,接下来是水上自行车,碰碰车。每次,都是刘德华和喻可欣一对,杨岱青和她的男朋友一对。尤其是玩碰碰船碰碰车的时候,刘德华总是寻找战机向杨岱青他们碰过去,眼看就要撞上了,喻可欣吓得大喊大叫,刘德华则总像是侠士一般,小心地保护着女友。

  刘德华的影视虽然在台湾很火,但一般人或许没能想到他会出现在台湾吧,所以没有人认出他来。倒是喻可欣,很快被人认出了,在一旁大声地叫着喻可欣的名字。刘德华便在一旁开玩笑,说:“嗬,有影迷了。”

  当天晚上,几个人余兴未消,又去中山纪念馆骑双人自行车。

  喻可欣谈到此事时,特别提到刘德华对自己的预算抠得很紧。整个台湾之行,他有一个完整的预算计划,一起出去玩的时候,作为男人,尤其是他这种外向豪爽又带点古代侠士精神的男人,自然是抢着埋单。最终发现,预算严重超出,不得不紧缩开支,减少外出活动。由此可以看出,当时的刘德华,经济状况确实非常紧张。

  尽管刘德华保持着谨慎的心理,仍然有影迷认出了他,并且致电报社求证。据喻可欣说,抵台的第三天上午,刘德华还在房间里睡觉,便有一名姓金的记者打电话问她:“刘德华来台北了,对不对?”喻可欣搪塞说:“是吗?我不清楚耶。”记者说,有影迷在中山纪念馆见到了他们。喻可欣仍然不想面对这件事,可那位记者却出言威胁,直接说出:“你是不是不想在影视圈混了?”喻可欣说,她听了这话很害怕,又不会应付记者,只好改变语气,表示帮对方联络一下。

  刘德华醒来后,她将此事对他提起。刘德华和那名记者通话后,答应了接受采访。

  这件事,后来似乎成了两人分手的导火索。有关细节,刘德华本人并未谈起,喻可欣的说法和当时媒体的报道,又存在很大的出入。据喻可欣说,由她和他一起去接受采访,是刘德华单方面决定的,事前,她并不知道。听说由两人一起面见记者,喻可欣便认为自己应该好好打扮一番。可她自己不会打扮,便出门去找自己的化妆师。这件事可能让刘德华产生了误会,以为一切都是喻可欣安排的,存在有意借他的台湾之行炒作的意思。

  接受采访时,刘德华开宗明义,对记者说:“这是我最后一次在公开场合接受访问。”

  由这话可以看出,当时的刘德华,对于这次采访,确实存有疑问,而且已经有些恼火了。因为其间的一些细节,并没有公开的报道,是否还存在喻可欣没有提到的事情,以及还有其他细节加深了刘德华的这种印象?外人不得而知。

  这件事出现在香港媒体时,调子就变成了“喻可欣出卖刘德华,爆料给记者”。性质完全变了。喻可欣当即给刘德华打长途电话,质问他:“你认为我是这样的人吗?你心里如果真的这样想,为什么没有表示出来?你可以说出来。”刘德华只好对她说,他没有说过这种话,可能是经纪公司这样说的。

  客观地分析当时的形势,刘德华的尴尬和恼怒可以想象。

  这是一次授人以柄的事件,他未经同意离境,已经是违约了。其后又在台北有意公开行踪,有自我炒作之嫌,可以认为其目的是针对签约公司的。签约公司完全可以认定他的做法损害了本公司的声誉,追究他的违约以及其他责任。真发生那样的事,他连辩解的机会都没有。刘德华的经纪公司确实受到了巨大的压力,为了缩小影响,他们以此帮刘德华过关的可能性确实存在。

  刘德华的经纪公司里,对此事最恼火的,大概要算张国忠。

  一开始,张国忠就不看好这段感情。问他为什么?原因显而易见,就是门不当户不对。许多人认为门当户对是一种要不得的观念,他并不这样认为。门当户对仅仅只是四个字,里面包含的并非仅仅只是经济上的观念,更有生活哲学的观念。两个不同环境中成长起来的人,环境造就的性格特点是截然不同的,心理上的不对等和观念上的不平衡,会引发一系列矛盾,最终损害的不仅仅是两人间的感情,甚至是事业和对人生的信念。

  刘德华处于雪藏期时,由于经济上的困境,不得不压缩自己的一切开支。作为朋友和经纪人,张国忠是看在眼里,疼在心里。可是,身在优裕环境中长大的喻可欣,自然不能理解这一点。她趁着拍片的间隙来香港看望刘德华,那时,因为缺钱,刘德华的房子一直没有装修完成,可算完好的,只有厨房,卧室里仅仅只有一张床垫。喻可欣见状,坚持不肯住在这里,一定要住酒店,而且要住香港最高档的新世界酒店。刘德华自然不会让她掏钱埋单,自己只得背着她四处筹措喻可欣在香港的大笔开支。

  张国忠听说此事时,心都疼了。多次在当面背面说刘德华:“你哪根筋犯了毛病,竟然相信白雪公主和青蛙王子的故事会在你身上发生?”“爱这种女人是需要成本的,你进行过成本核算没有?”

  怀疑喻可欣借刘德华炒作自己,并非由刘德华始。早在此之前,圈内很多人就有过这种想法,黄就曾公开表示过对此段恋情的不看好。文隽也曾说过华仔与喻的感情是他做得最失方寸的事。可是,刘德华是个情痴,迷进了这段感情,便难以自拔,即使常常委屈自己,他也将苦水吞进肚里。

  对于刘德华来说,维持这段关系,已经非常不易,但要割舍这段感情,更难。

  往后的日子,他处于双重煎熬之中,爱情和事业,同时进入了多事之秋。最终,喻可欣接受不了相互间的不理解和猜疑,提出分手。多年以后,刘德华谈起这次分手,仍然感怀不已。他说,当时,他知道这段感情面临结束的时候,异常痛苦,完全控制不住自己,哭了起来。

  去年年底,喻可欣将自己和刘德华的这段恋情故事写成了一本书。在书中,她开宗明义,表示其目的并不是为了炒作自己,而是为了结束一段过去。此前的1999年,她曾出过一本写真集,并且特别托一名记者转赠给刘德华。不知是不是记者有意想制造某种效应,选在刘德华的新电影《去年烟花特别多》的首映式上,公开奉送这本书。刘德华一见,顿时面色一凛,转身便走。这一幕,被拍成了大幅照片,登在报刊上。

  然后,便是《情海星空》出版前,喻可欣接受香港媒体采访,不仅大谈她和刘德华的第一次,还直露地表示刘德华在性事方面“像一条活龙”。

  当时便有媒体指出,喻可欣此举,是想借机推销自己的书,或许希望刘德华作出反应,然后将此书炒热,岂料刘德华无动于衷。接下来,喻可欣因子宫肌瘤住院,出院时有记者采访她,她公开表示,希望刘德华能捐精给她生仔,让她留个爱的纪念。当时便有刘德华的影迷在网上大骂喻可欣,直指她所做的一切,全都是为即将出版的书做宣传。

  网友尤其对喻可欣书中写到刘德华失恋后召妓疗伤以及表示自己一直都爱着刘德华,甚至表示自从和刘德华分手至今,这么多年来不曾有过性生活大为不满。有媒体载文指出:2004年,喻可欣接受TVB的采访时,曾提到有个50多岁的富商和她有过一段情。这个富商虽然已经有老婆,仍然答应给她一个名分。可后来富商病死了,她自己难过得想去当尼姑。2005年初,她接受香港某周刊访问时,还曾说过,她在美国的一段时间,曾和一个外国人在一起。

  相对于刘德华来说,这段感情毕竟已经成为过去,有关是是非非,他不作任何正面回应,自然是对的,也说明今天的刘德华不再是从前的刘德华了,作为香港人的精神偶像,他当之无愧。

 

 

>>返回目录

 

Schutzherr 闫肃
© 2006-2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