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茶余饭后 > 博客 > 生意伙伴反目成仇

不老的神话:刘德华画传

生意伙伴反目成仇

作者:黄晓阳      出版社:中国电影出版社

当一种声音响起,我脱下洁白的衬衣,我要让你知道,刚强中的美丽!

  为了填补4000万元的亏空,刘德华关闭了自己其他的一些生意。

  在此之前,他除了在艺能公司以及新乐公司占有股份之外,还因为他喜欢理发,开有一间美发连锁店,还经营着餐饮、娱乐一类的业务。他将艺能和新乐两家公司的股份出让,收 回一部分资金,又将其他几家公司结业。即使如此,还是差了一大笔钱。此时,刘德华多年的好友陈岚向他伸出了援助之手。

  陈岚即陈明英,中国星公司的老板娘兼行政总监,丈夫向华强,曾是动作明星,上个世纪80年代和弟弟向华胜一起创办永盛电影公司,拍过不少叫座影片因而闻名。向华强的前妻是著名女星丁佩,就是李小龙猝死在她床上的那个女星。后来,向华强和陈岚结婚,二人一起创办中国星公司,拍出的电影票房成绩都非常不错。陈岚颇具经营才干,也是一个极为豪爽的女人,她和丈夫同刘德华私交甚厚,也有过不少合作。听说刘德华遇到经济困境,陈岚当即拿出其1500万元给刘德华还债,甚至连借条都不需要刘德华打,刘德华感激之情可想而知。

  此举保住了天幕公司。此后的几年间,天幕公司基本上只剩下个壳儿,刘德华的主要精力放在拍片和唱歌等演艺方面,公司经营处于停顿状态。1999年,网络概念成为股市的大宠儿,有些资本的,谁都想在这波浪潮中赚个盘满钵满,几乎所有人都在寻找网络概念资源。金英证券董事陈绮薇看中了这个壳资源,要为刘德华穿针引线。

  离开商台后,陈绮薇又在华星公司工作过,但仍然是没什么建树,便放弃了在娱乐圈发展的念头,前往外国读书,回来便开始从事金融业,担当娱乐圈一些名人的投资顾问,获得成功。陈绮薇和陈岚是好朋友,经过陈岚从中介绍,刘德华又进一步和陈绮薇发展友谊,两人成为朋友。

  陈绮薇觉得天幕是一家很有潜质的公司,就这样处于停滞状态非常可惜,而且正值网络大热,她因此介绍刘德华和中建电讯的老板麦绍棠相识。据说,她替两人出主意,将天幕公司重新包装,加入网络概念,然后推向证券市场。麦绍棠觉得这个主意不错,和刘德华一拍即合,由麦绍棠以中建电讯身份入股天幕公司,持有天幕49%的股份。由于刘德华坚持自己的话事权,因此持有天幕51%的股份。

  从某种意义上说,这个合资的天幕,从一开始就是个网络时代的怪胎。两大老板,各人心里打着的是各自的算盘,典型的同床异梦。

  对于刘德华来说,重要的是延续他的电影制作事业,如果能将公司包装上市,自然是好事一件,那样他就可以从证券市场圈到更多的钱,将自己的事业做得更大。麦绍棠的着眼点,首先是这间公司的网络概念,其次才是刘德华经营的电影概念以及他本人在演艺界的名声。20世纪,盈科数码创造了香港股市最后一个神话,原始股股东的身家,在短短几个月时间,暴涨了几百倍。与这种股市上的网络神话相比,刘德华拍电影的盈亏,又算得了什么?

  这种理念上的差异,与麦绍棠本人的经历以及观念,有着极大的关联。麦绍棠是个资本运营的高手,差点就跻身香港十大富豪榜。

  但是,人算不如天算,中建电讯和天幕的蜜月期还没有结束,包装上市工作,尚在紧锣密鼓的策划之中,网络泡沫已经显现,这一对新人,便产生了矛盾。

  据分析,刘德华和麦绍棠的分歧,主要有几大原因。

  策划上市时,双方因为股权分配产生了矛盾。麦绍棠坚持认为,陈绮薇是这次合作的大功臣,上市的时候,她应该占有相当股份,成为公司的大股东。有关这一点,刘德华没有意见,但分歧却在将谁的股权送给陈绮薇。麦绍棠希望双方都让出一些股权,刘德华担心如此一来,自己的股权被削弱,从而在公司失去话事权,不肯同意。

  此外,中建收购中建数码的壳资源时,在内部发售认股权。刘德华被麦绍棠等人说动,认购了4000万股中建数码的认股权,认购价每股一角钱,刘德华为此出资400万元。不久,这部分股权可上市流通,刘德华看了看市价,大喜过望,股价竟然稳稳地站在一元以上。也就是说,他不久前投资下去的400万,目前市值已经超过了4000万,暴涨10倍。刘德华迅速将这些股票出手,扣除成本以及各项费用,仍然赚了3000多万。

  很快,刘德华后悔了,因为中建数码的股价还在暴涨。他忍了一段时间,忍耐不住,跑去市场追买中建数码。他不仅自己追买,而且动员家人朋友一起买,并且颇为豪爽地对他们说,由他来保底。岂知这些人刚刚入市,网络泡沫便破了,股价一路下滑。结果,刘德华亏进去了一大笔钱。

  麦绍棠的目的,原本是想借助天幕进行资本运作。那是一块大肥肉,有了这块肥肉,天幕公司拍电影等主业务,他基本可以不闻不问。刘德华则全力以赴,希望借此机会再一次在电影市场上大展拳脚。天幕公司东山再起后的第一部电影是《阿虎》。这部电影比91版《神雕侠侣》更为成功,影片尚未上市,版权卖给外埠,合约资金便已经是2600万,投入已经全部收回。而公映之后的香港市场,又获得2200万的票房收入,在刘德华百部电影香港总票房榜上,名列第16位。

  麦绍棠在股市上亏了钱,这才发现电影市场仍有可为,自然开始转变,对公司的控制也开始紧了起来。如此一来,他和刘德华,便在许多方面产生了矛盾。尤其是刘德华早在1994年就曾对无线艺员舞蹈班的朋友承诺过,要投拍一部与舞蹈和励志有关的电影。现在,他手中有了钱也有了权,加上街舞极为流行,他便开始兑现这一诺言,计划投拍《给他们一个机会》。

  应该说,这个电影选题是相当不错的,但是,具体操作的时候,刘德华摒弃了他一贯的商业运作模式,强调励志而忽视了商业性。这部影片,最终导致了票房惨败,也加深了他和中建之间的矛盾。

  2002年1月,刘德华和天幕公司的经纪人契约期满,中建方面,希望刘德华仍以原约续约,刘德华不干。刘德华不同意,自然有他的原因,自从他自己当了老板,多年来,他的身价一直未升,目的是为了使得公司的经营成本降低,在这方面,他做出了很大牺牲。兼之和中建高层发生矛盾,连带他和他的朋友经济上受损也是很重要的原因。为了阻止刘德华和其他公司签约,中建电讯以天幕大股东身份,分别致电香港的一些制作公司,包括无线电视、中国星、星艺影画、公益金等,通知对方不能邀请刘德华拍戏及作演唱会演出,否则会收到禁制令。

  刘德华愤怒了,于6月初公开表示,已经通过法律途径向天幕追讨1500万港元的欠薪。两个星期后,中建电讯做出反击,向包括刘德华在内的3名被告追索高达1亿5360万港元的违约赔偿,另申请禁制刘德华替其他同业演出任何与该公司竞争的业务或于影院、电视播放的歌曲及影视表演。此举等于全面禁止刘德华的演艺事业,也表明了刘德华和中建电讯的全面破裂。

  而刘德华计划于下半年演出5部电影,包括《功夫男女》、《头文字D》、《风云之再见无名》等,每部片酬约800万港元,另有一张华语唱片和一张粤语唱片推出,预计两张唱片在香港以及东南亚市场可获500万收入。此外,他还有4个广告,每个广告约有700万收入。如若中建电讯的禁制令成功,刘德华将会有超过7000万元的经济损失。

  消息传出之后,刘德华所有的歌迷影迷都替他担心,刘德华对此却稳如泰山。2002年6月19日上午,刘德华按照预定行程前往台湾为唱片《美丽的一天》做宣传,许多歌迷赶去机场,既为他送行,又为他打气。记者问他是否担心中建的官司,他反问记者:“担心什么呀?”到达台湾后,他更是被大批记者包围。刘德华表示,他对此诉讼丝毫不担心,因为天幕是他本人的公司,中建电讯只是他的合作伙伴。他否认自己曾经损害过天幕的利益,更否认自己违约,只是强调,天幕欠他约1500万酬金已经3个月,他进行追讨,是很正常的一件事。

  6月23日,刘德华更是高调出场,和张卫健一起签约加盟新成立的加际娱乐有限公司。刘德华和加际签署了两年出50首歌和经纪人合约,张卫健则签了两年经纪人合约。同时,他无视中建申请的禁制令,宣布将于12月举行免费招待歌迷会。这次活动,林建岳、王晶、刘伟强以及3家电视台高层出席。他们以行动表示自己不会将禁制令一事放在眼里,仍然会一如既往地支持刘德华。

  8月,中建电讯再次入禀法院,禁止刘德华在电影《无间道》中的拍摄工作。

  其间,麦绍棠在一次记者会上声称,中建公司对刘德华采取法律行动一事,完全是公事,他和刘德华本人并无恩怨,只是追究刘德华身为股东及担保人角色的责任问题,他们现在仍然是朋友。麦绍棠说,只要刘德华依照旧约再签约,一切事情便都迎刃而解。他表示,当初中建入股天幕,投入了1亿元资金,当初谈妥的重要条件之一,便是同等条件下的优先续约权。但两年的经纪人约满后,刘德华却提出了更为优厚的续约条件,双方多次商谈都未能达成一致。言语之间语气似已有所缓和。

  在后来的几个月时间里,这场官司虽然牵动着华迷们的心,表面上倒也未再起波澜。直到11月中旬,刘德华和中建公司分别登报发表声明。刘德华表示已经购回对方所持有的天幕股份,中建方面也确认已经出售天幕股份,声明“此交易属商业决定,与个别人士无关,以后刘德华及天幕与第三者之债务纠纷,均与中建无关”。

  至此,这场全面封杀官司,才告一段落。

 

 

>>返回目录

 

Schutzherr 闫肃
© 2006-2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