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茶余饭后 > 博客 > 加际娱乐蜜月难续

不老的神话:刘德华画传

加际娱乐蜜月难续

作者:黄晓阳      出版社:中国电影出版社

每次成功都是一个新的驿站,每个驿站都是一个新的起点,每个起点都有一个新的故事,每个故事都是星途上最美的缀点……

  刘德华和加际娱乐签约,一次新的蜜月开始了。

  不同的是,刘德华和麦绍棠之间,缺乏足够的感情基础,那段“婚姻”属于一个先天不 足的早产儿。而刘德华和加际娱乐的老板伍曼英,属于“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情感基础可谓极其深厚。

  当年,刘德华加盟华星唱片公司,伍曼英便是华星的高级职员。在华星决策层,刘德华是备受冷落,但他毕竟是年轻的帅哥,自然大受女士们的青睐,此间交下了许多朋友,且大多都是女性,诸如梅艳芳、伍曼英等。这些情感上的抚慰,令刘德华受益匪浅,日后刘德华发达了,自然不会忘掉当年这些曾施与感情的人。

  伍曼英对刘德华虽然极为欣赏,亦曾有计划要大力栽培他,但事与愿违,身为当时华星高层的伍曼英,因为身体状况无法再继续工作,后来因为换肾,更是退出演艺事业圈,移民新加坡休养。伍曼英所患的病属于重病,通常都难以维持多年生命。她的丈夫意识到随时可能和她永别,便结束了自己的工作,带着她四处旅游,只愿她在生命的最后岁月能够快乐无悔。旅行中,丈夫对她的照顾无微不至,他担心她有一天会突然离去,因此,吃饭的时候,常常会担心某一天身边不再有她,只留下自己一个人进餐。睡觉的时候,又担心某一天醒来时发现,妻子永远都无法再睁开眼睛。内心的煎熬越重,对未来的无望越深,对她的爱也更加的浓厚。这是一段类似于电影小说情节的爱情故事,感人至深。但庆幸的是,与电影小说中那种通常的悲剧结局不同,这是一个喜剧结局,伍曼英的身体,竟然一天天好了起来。

  病愈后的伍曼英,始终解不开和唱片所结下的缘分,于2000年重返香港,再入娱乐圈,在李小麟和刘德华等人合作的天中娱乐公司任职。因此,伍曼英和刘德华,前缘再续,关系日益密切。

  合作初期,可以用四个字形容:甜甜蜜蜜。

  无论如何,在刘德华与加际娱乐的签约之后,刘德华制作的第一张唱片是《美丽的一天》,主打歌《练习》,讲的正是伍曼英患病,丈夫照顾他的故事,一个极其感人的爱情故事。刘德华录歌的时候,伍曼英去探班,一看到歌词,立即感动得哭了起来。后来,刘德华开始演唱,刚唱了几句,伍曼英再一次激动,流下热泪。后来根据这个故事拍成MTV,因剧情感人,加上刘德华出色的表演,将伍曼英丈夫一角,演得出神入化。导演将其剪成两集,可伍曼英至今未看完第二集,因为每次看第一集的时候,就已经哭成了泪人,根本无法再看下去。

  除了唱片卖得火爆,刘德华还和加际合作创办“加际星艺高校”,由刘德华亲自出任训导主任一职。

  但蜜月期维持了不到一年,矛盾出现了。

  2003年11月,按照计划,刘德华应推出国语大碟《大人的情歌》,但负责唱片发行的加际娱乐却将发行工作无限期压后,因此,传出刘德华和加际娱乐出现矛盾的消息。仅仅一个月后,由刘德华、黎明、梁朝伟等六大影帝携手合作的电影《无间道Ⅲ》,主题曲由刘德华创作,并且亲自邀请黎明和他合唱,以证实多年来传言两人不和并非事实。岂料到最后,刘德华并没有唱这首歌,顶替他演唱的是李克勤。

  记者就此事采访刘德华,刘德华说,他不清楚有什么问题出现,公司从没有讲过不让他去唱这首歌,他们只表示如果他要唱的话,就有很多问题要事先解决。刘德华说,他是加际旗下的签约歌手,会尊重公司的决定,如果大家有问题,最好直接问唱片公司,他也希望公司给出一个理性的答案。记者因此向伍曼英查问此事,她说,这可能是电影公司的宣传方法,与唱片公司无关。电影公司认为自己拥有这首歌的版权,就有权不让片中的演员去唱。记者向寰亚电影公司求证,电影公司回答说,他们绝对不会以这种低俗的手法来宣传电影。大家各执一词,但也还没有闹到恶语相向的地步。

  最初,事件双方似乎都不愿出现完全翻脸的局面,但到了2004年1月7日,显然因为已经无法转圜,由刘德华的父亲刘礼以及好友余伟国担任董事的濠佳制作公司向法院递交一纸诉状,向加际娱乐追讨超过120万元贷款及利息。据称,上年10月15日按加际娱乐要求借出120万元,但至今并未清还,因此追讨。

  这显然是刘德华向加际全面清算的第一步,仅仅半个月后,一家注册于英属处女岛的离岸公司通过代理人刘德华要求与加际娱乐终止合约,并申请禁制令,禁止加际娱乐再出版侵犯其版权的唱片,及交出所有母带,索赔金额高达千万元。

  有关人士透出的消息称,刘德华和加际确实签下合约,把部分歌曲版权签给加际作为精选碟之用,但附加条件是必须在双方同意下才可推出。但是,加际推出《刘德华经典重现》唱片,并没有取得刘德华的书面认可,因此,刘德华再次诉诸法律。

  刘德华的唱片监制李安修组成的台湾大耳牛制作公司同时提出诉讼,追讨300多万元的制作及宣传费尾数。

  到了2004年1月25日,大年三十,加际开始反击。他们前往法庭反诉,称刘德华及其公司违约,要求赔偿损失,申请刘德华交代走埠登台的收入账目;控告台湾大耳牛演艺经纪公司及其总经理李安修,指其违反合约给加际造成经济损失;同时申请禁制令,阻止余伟国及濠佳追讨一笔220万元的款项。

  两天后,余伟国提出了更为严厉的控诉,向法院申请加际清盘偿债。

  2月,更传出刘德华面临破产的传闻。

  此消息一出,有记者问曾志伟,刘德华破产是否是真。其时,刘德华正拍由曾志伟监制的新戏《江湖》,曾志伟付给刘德华的片酬是1000万港元。这是刘德华的片酬第一次升至千万元,却被爆出刘德华破产传闻的那家媒体说成是刘德华向曾志伟借千万元救急。曾志伟听说过大笑,说,刘德华需要我救他?他救我还差不多。刘德华也说,不知这消息从何而来。他说,曾志伟是他的福星,他的片酬第一次突破百万港元,正是曾志伟监制的《神行太保》,现在在片酬上再加一位数的,又是曾志伟。他还开玩笑说,将来再将片酬加一个零,肯定还是曾志伟。

  李小麟也表示,刘德华和加际娱乐只是一种签约关系,不参与管理。因此,所谓刘德华管理加际不善导致破产一说,根本就是无稽之谈。这么多年来,刘德华赚钱无数,经营管理才能自不在话下,当然也完全不存在破产一说。

  其实,稍稍有点商业头脑的人便知道,刘德华虽然打了多场官司,数次传出亏损或者是赔钱新闻,实际上,他从未动过本人的资产。1995年亏损4000万,其中一部分由陈岚替他付了,这是一笔以戏顶债性质的“贷款”。即使是在90年代初,刘德华一年的收入,也在数千万元。到了本世纪初,年收入更是高达7000万元以上。连报道刘德华濒临破产的那家媒体也不得不承认,2002年的那场官司,最终由林建岳出款买下中建手中的天幕股份。可见刘德华自己并未掏钱,即使有损失,也不会伤筋动骨。和加际娱乐的官司,同样在2005年初庭外和解。

  新世纪开始的几年中,广告收入唱片收入不算,仅由天幕公司制作的几部电影票房收入,就是一个天文之数。仅以香港票房为例,《孤男寡女》3500万,《阿虎》2300万,《决战紫禁之巅》2130万,《全职杀手》2560万,《瘦身男女》4040万,《爱君如梦》1770万,《呖咕呖咕新年财》1900万,《老鼠爱上猫》1400万,《无间道》5500万。香港票房较差的是《蓝血人》,只有900余万元的票房。这些主要是2000年至2003年的影片,香港的总票房,已高达2.6亿元。

  正因为如此,才有人说,其实,刘德华的身家,比成龙都富有许多,只是担心被绑架,不敢露富而已。

 

 

>>返回目录

 

Schutzherr 闫肃
© 2006-2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