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茶余饭后 > 博客 > 黑镜头:看不见的人(2)

黑镜头:看不见的人(2)

作者:赵铁林      出版社:陕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16岁的阿V来自贵州,和男友小吴离家出走后来到H省。为了生计,小吴让阿V去做“生意”。Z君给他们拍照时,小吴的表情总是不自然。

阿V蹲在小卖部前,正为她手中的一百元假钞而发愁。

吃饭时间阿V非要和大家喝啤酒

16岁的贵阳姑娘阿V

  阿V住的那间房离海边稍远,是一所大房间隔开后把头的一间。Z君第一次见到阿V是在这所大房间门前的小卖部,时间是1998年的3月28日。这个时间也恰恰是阿V姑娘离家出走后第一个月的月末。

  那天中午,Z君背着摄影包,在烈日下,顺着和平桥的便桥而下,来到这个小卖部门口。天气太热,Z君又很渴,他必须得喝点什么,才能赶去拍《万宁来的捕蟹人》。阿V蹲在小卖部门前,正为她手中的一百元假钞而发愁。她向斜靠在对面墙壁的小伙子说:“谁知道他给的是假钱。”小伙子又拿过纸币,仔细地端详起来。他似乎从阿V的话语里得到了某种启示,将纸币在太阳光下晃来晃去,想从中看出真币的模样,可惜的是,假币做得太粗糙了,水印中的毛主席像,竟连一点儿毛主席的模样都没有。小伙子长叹一口气:“唉……,以为发了财,竟然是张假钱,你这个人是怎么搞的,天底下没有比你再笨的女人了。”随即,他又近前向小卖部的老板娘说:“能不能将一百元假币兑换成五十元真币。老板娘用手捏了捏后,将假币还给了小伙子,表示不行。她也认为这张假币太蹩脚,远没有达到乱真的程度。

  Z君在十庙这块地面上已经混得很熟了,一年前,因拍《纪明文和他的小伙伴》,曾无数次地来到这里。老板娘向小伙子建议道:“我看不如让Z记者花20元把它买下算了。”Z君当即表示反对,因为近几天,Z君的生活也极其困难。稿费屡催不到,20元差不多是Z君两天的伙食费。……,但Z君同时也注意到这位漂亮的小姑娘兴许是他的一个有前途的拍摄对象。

  小伙子姓吴,是阿V姑娘的男友。Z君见到阿V姑娘时,她仅仅16周岁,出走前在贵阳的一所中学读书。经过一周左右,和他们“小俩口”的慢慢接触,Z君对阿V姑娘的身世,以及他们来到十庙的前因后果有了一个初步的了解。

  H省的天气进入4月份以后,已经热得可以,中午从海面刮过来的风,都带着一股热气。H省还总是有风—白天从陆地上吹向海面;晚上又从海面吹回到陆地。这使得十庙的姑娘们一天到晚,总能等到一、两个“活”做,以维持她和她的男人们的紧巴巴的日子。对于女人的“消费”,一次不过30元。阿V也不能例外,尽管她年轻漂亮,但驾不住小吴对钱的渴望,阿V就不能以自己的美貌年轻“待价而沽”了。

  4月5日是一个少有的没有风的日子,Z君又来到小卖部前。小吴不好意思地走过来和Z君攀谈。他告诉Z君,阿V姑娘已经怀孕40多天了,再不打胎恐怕连“生意”都做不成,他想向Z君借300元钱,去给阿V做“人流”。Z君知道小吴好赌,钱是绝对不能借给他的,可阿V眼下所遇的困难也不能不考虑。……便跟小吴约定,手术费及手术后的营养费由Z君负责。但条件是小吴从此以后不能老去赌博。

  天气太热又没有风,姑娘们都跑到外面来纳凉。在小卖部前的凉棚下,彼此开着玩笑。阿V趁机将Z君带到她的那间小屋子里。她说她不主张Z君将钱交给小吴。她来到十庙才一个多月的时间,却已经挣了三千多元了,可现在连每个月的房租都不能按时付,也不知道钱都跑到哪里去了。Z君环视了一下屋内,一张破旧的床上,有着一顶蚊帐。一个小小的课桌上,堆满了乱七八糟的东西。屋子的角落里放着一个煤油炉,炉旁有两个破塑料盆,盆里堆满了未刷的碗筷,上面落了不少苍蝇,床头前还有一个破塑料桶,是装垃圾用的。一束强烈的阳光透过房顶的天窗,直晒到地面上,蒸发出一股“阿莫尼亚”的气味。

  阿V拉开抽屉,将小吴和她自己的身份证拿给Z君看,表示自己说的都是实话。她还告诉Z君,小吴根本不是23岁,而是28岁,还进过两次监狱,历时五年。阿V将门关起来,问Z君做不做“生意”。Z君连忙说:“不、不!我的年龄太大,当你父亲都有资格……。”Z君已经用耳朵听出来门口有嘈杂的脚步声,门边一扇窗户的缝隙中几块泥土突然下来,砸在塑料桶里的碗边发出了声响……阿V也不再坚持,打开门,和Z君又来到小卖部门前。姑娘们的眼神都有些异样,小伙子此时也都害了羞,不敢正视Z君。Z君显得若无其事的样子,好像也是“道上”走过来的人,非常大度地说:“午饭我请客。”Z君掏钱交给一个叫“刀疤鬼”的小伙子,去买些酒菜,顺便给阿V姑娘买瓶饮料……

  刀疤鬼是小吴“养”的一个“食客”,和他一样身份的还有老李、小陈和“卷毛”,他们都是贵州人。菜买回来了,小伙子们七手八脚将饭菜做好,又将桌子铺开,请Z君坐上席,并安排阿V坐在Z君身边,给Z君挟菜。Z君坚决不同意,因为这样一来,Z君就没办法拍片了。Z君选择了靠门的地方坐下。浓烈的煤油味还没有完全散尽,小屋里的这顿“午宴”便开始了。阿V也不喝什么饮料,非跟着大伙一块喝啤酒。饭菜是什么滋味,Z君根本就没吃出来,只听到小陈和“卷毛”讲:“老Z够朋友,一看就是大地方来的人,不嫌弃我们。”还让Z君以后多“关照”阿V。此时,Z君对这伙人的情况,还不是十分了解。只是跟他们打着哈哈,说一些“黄天霸”、“窦尔敦”的故事。小伙子听得津津有味,一会儿便将饭菜吃了个精光。Z君只好再让“卷毛”再去买酒菜,以加深彼此之间的印象。

  阿V姑娘的胃口很好,啤酒也是一杯接一杯地喝。天太热,Z君已经是顺头流汗了。阿V也热得掀起裙子来给自己扇风。Z君这时才发现,阿V姑娘没有穿内裤。

 

 

>>返回目录

 

Schutzherr 闫肃
© 2006-2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