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茶余饭后 > 博客 > 黑镜头:看不见的人(4)

黑镜头:看不见的人(4)

作者:赵铁林      出版社:陕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一张破旧的床上,有着一顶蚊帐。一个小小的课桌上,堆满了乱七八糟的东西,唯一值钱的是缺了顶盖的电扇,这是小吴花了十元钱从废品贩子手中买的

中年人小舒的“生意经”

  阿V所赁的住房,每天不到11点钟,是很少能有阳光进来的。因为离大屋不到一丈远,有一座二层小楼立在那里。小楼的二层住了四五个女人,其中小舒,和阿V姑娘的关系最好。站在这座二楼的楼梯口处,可以将小卖部前发生的事情看得清清楚楚。

  小舒是个中年女人,处理问题,待人接物,都显得那么有规有矩。这天当小舒听Z君讲阿V姑娘刚刚做过手术。她立刻表示要帮一帮阿V。怎么个帮法,她没有向Z君讲明只是说:“这个傻姑娘不是干这一行的。”并向Z君说:“‘鱼有鱼路,虾有虾路’,哪行都有哪行的规矩。”干她这路生意的女人,不可违者有三:一是年龄不宜太小,这种“工作”极其耗费体力;二是不能是处女,否则将来可怎么嫁人;三是不能陷入同乡“亲友”的控制之中,否则就是为他人做嫁衣裳,而自己永无出头之日……阿V姑娘这三条差不多占全了,所以小舒最后说:“小吴不是个男人,是在作孽……”

  小舒第一次来十庙,大约是在1997年后半年,当时Z君正在十庙拍孩子们的故事。孩子们很淘气,有时会缠着Z君给他们买冰水喝。小舒那时正坐在另一处小卖部的门口,穿了一件没袖的短连衣裙,外面罩了件长袖的半透明的黑纱外衣,椭圆形的面颊白里透红。孩子们怎么在她身边怎么闹,都不会引起她的反感,要换了别的女人早就喝斥起来了。她当时住在一间临海的屋子里,屋子里什么陈设都没有,只是在墙角铺了一领席,席旁边有一部破旧的电扇。她告诉Z君,她晚上并不在这里住,只是白天过来挣点钱而已。

  那段时间小舒的生意非常好,来找她的客人,几乎不分钟点。她的房门总是闭着,偶尔她才从房间里出来透透空气,到小卖部买点卫生用品,算是能和Z君见上一面。她邀请Z君到她的住所给她拍照片。Z君说:“你的客人还没走,不太方便。”她说:“没关系,都是一些老客,大家互相照应一下,没有那么多讲究。”

  Z君进去时,两个小伙子正席地而坐,品评着Z君前几天给小舒拍的照片。当小舒向他们介绍Z君的身份时,小伙子们并没有不自然的感觉。按理讲,小舒眼下的这种境况,正是十庙干这行的女人所求之不得的。可是小舒仍然是整天愁眉不展,Z君估计到小舒的背后可能有更复杂的背景。果然那天小舒和Z君正聊天,来了一个小伙子,听口音是她家乡人,进门就向她要钱。小舒争辩道,钱已经给了另外一个人,她已经不欠他们的了。来人不相信,逼着小舒去打电话。在小卖部里,那个人气势汹汹,小舒虽然很怕他,但还是在电话里据理力争,显示出“不屈不挠”的样子。那个人走了以后,小舒也失踪了好几天,直到两个拜以后,她才又在十庙露面。

  见到Z君,她显得很高兴。Z君给了她一支烟,她点燃以后,长舒了一口气,说她自己好不容易摆脱了那伙男人的控制,而那伙男人正是把她从农村带出来的人。她当初不了解社会上的事情,还把这伙人看成是自己的亲人,等到了K市以后,才明白这伙人逼她做“生意”,想吃她一辈子。如今她已经把旧帐了结了,以后挣了钱,都是自己的。她要把钱寄回老家,抚养自己的女儿,和照顾那个不争气的老公。倒楣的是,事情并没有按照小舒的设想发展,以至于她转过年来,还要到十庙靠老行当为生。

  今年的小舒和去年相比,不光是憔悴了许多,连脸上的那两块绯红也已经褪尽了。小舒是四川自贡市富顺县人。

 

 

>>返回目录

 

Schutzherr 闫肃
© 2006-2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