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茶余饭后 > 博客 > 黑镜头:看不见的人(7)

黑镜头:看不见的人(7)

作者:赵铁林      出版社:陕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那些吃“软饭”的男人闲极无聊时也会对阿V动手动脚或说几句脏话

小吴对阿V不好,为了表现自己做“丈夫”的义务,时不时地要给阿V几下

阿V“老公”的弟兄们

  阿V姑娘是想不透这件事的意义的,但她经常挨小吴的打,却是千真万确的事实。小吴打阿V,理由一般都很简单:一是说阿V好吃懒做,不注意卫生。阿V从小有“净夜”的毛病,每天必须把被弄湿的毯子,拿到外面去晾。可是阿V年龄小,又贪睡,早上很难按时起床,尤其是头一天“生意”做多了,底下“流红”不止,就更难以保障准时起床。每当这时,小吴就会在小卖部门口说阿V懒,只吃不做。看到别人的反应不太积极,就会迁怒于阿V,给上阿V几下,以显示自己是一个负责任的丈夫。其次是说阿V讲话不注意场合和地点,常使小吴当众下不来台。于是小吴就会赶过去给阿V一巴掌,小吴的几个伙伴,也会趁机添油加醋,说如果不教育教育,阿V就不明白事理。久而久之,阿V觉得很孤独,便将自己的心思转移到阿猫、阿狗身上。可这又招来了小吴的第三条理由,说人还吃不饱,哪有钱养什么阿猫阿狗。小吴打阿V的理由很多,但没有一条是像阿波的男人所说的那种。

  阿V的年龄实在太小了,她还不能像那些成熟的女人那样善于保护自己。那天手术做完后,诊所里的大夫再三叮嘱阿V小吴,半个月之内无论如何不能“同房”。可小吴就是不听,阿V拗不过小吴,只好满足了他。事后,阿V向大屋里的几个姐妹讲起了这事,她们都觉得太过份了。有个刚和阿V的食客小陈住到一起去的胖女人忿忿地说:“小吴简直就是个畜生,我来月经的那几天,小陈想‘那件事’,我都不同意,内裤都扯坏了……,自己的男人不心疼自己的女人,这还有天地良心吗?”

  阿V也将这件事告诉了Z君,说小吴对她不好,希望Z能想想办法。Z君也确实和小吴交谈过几次,希望小吴不要做得太过分,否则阿V有个三长两短,他也就难咎其责了。小吴的几个弟兄也都翻过脸来帮助Z君说话,指责小吴的不是,尤其是“卷毛”对小吴早有意见,他非常反对小吴殴打阿V,便对小吴说:“阿V虽然傻点,但对你还是一心一意的,你别拿她不当人。如果阿V病倒了,咱们都得喝西北风。”小吴还是“闷葫芦”一个,当着Z君和他弟兄的面,有口不开,其实他心里什么都明白。他正在暗自盘算将“家”搬走,搬到老高家店的后院。那里有个二层楼,几个非胖即瘦的“小姐”因做不到“生意”已经搬走了。可那里的房租比这里贵,当务之急是先要把阿V哄好,让她多挣钱。这样想过以后,无论大家怎么指责他,他还是一言不发。

  “卷毛”的大名叫海军,贵州六盘水人。他上岛是因为小吴写信骗他,说这里工作好找,上岛时带的300元钱,也被小吴花光了。因此,他对小吴有一肚子意见,但碍于乡亲的面子,平时对小吴的言谈举止,从不干涉。小吴很怕他,“卷毛”在家乡打架是出了名的,而且魁梧健壮。要是真较起劲来,自己根本不是对手。几天前,大家在一块聊天扯谈,因为一句话不对,“卷毛”回手一刀,将他们一位老乡的踝骨砍得露了出来。这件事给小吴的印象颇深,他知道自己是在“烧香引鬼”,可后悔已经晚了。“卷毛”的钱已经被他花掉,阿V手术刚过,挣钱又不容易,无论如何他自己不能开口将“卷毛”撵走。“刀疤鬼”也不太好对付,一天到晚那副似笑非笑的模样,让人看了就浑身不舒服,幸亏他有案底在身,否则凭小吴那两下子,也难以将他降服。老李原来是这伙人的老大,但自从“耍老千”的事干不成之后不久便离开了十庙。小陈找了胖女人算是有了个归宿,起码不在他这里吃住了,可是时间长得了吗?难以预料……。胖女人的前一个男人刚被抓走,案子不算太大,没准什么时候就回来了呢。

  小吴盘算来,盘算去,最后归结为一点:朋友没有不行,就凭他自己,很难将阿V永远把持在身边。来十庙的客人中,也不乏有模有样的正经人,这些人有钱有势,万一谁动了心眼,阿V肯定跟他跑掉,所以惟一的“威慑”力量是他这几位老乡。但养老乡得用钱,在钱不多的情况下,适当地和朋友们作些妥协乃是上策。

 

 

>>返回目录

 

Schutzherr 闫肃
© 2006-2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