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茶余饭后 > 博客 > 黑镜头:看不见的人(9)

黑镜头:看不见的人(9)

作者:赵铁林      出版社:陕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在十庙村时不时的来一些老者,他们没有钱,即便是15元也掏不出来,无奈之下,只好在女孩子身边转一转

客人办完事后,余兴未尽,会给阿V讲一些为人之道

当客人赖着不走时,小吴就会冒出来,加入到闲扯的队列中

阿V的溏球吹的很大,而她身边的老者一个劲地往她身边靠

姑娘们接客也不全是违心的,如遇上年轻俊秀的男孩子他们也很开心

阿V的夜晚

  阿V每隔一个礼拜要和她妈妈通一次电话,电话费一船都由Z君付。打电话时,阿V向妈妈撒谎,说她已经找到工作,是在一家西餐厅配水果拼盘,月工资300元。Z君问阿V为什么要撒这个谎,阿V说今年1月份,她和小吴离家出走时,没有跟妈妈说实话,怕妈妈不放心。她还将妈妈给她写的信交给Z君看,然后把自己的身世毫无保留地对Z君讲了一遍。最后她把妈妈的亲笔信送给Z君,留作纪念,并表示她会很好地配合Z君完成拍摄……。小吴对Z君的工作已表示出极大的不耐烦,说Z君的报道一旦披露,会给他们带来“麻烦”。可是阿V本人同意,小吴也没有办法。

  来十庙的客人分为三六九等,档次高上点的是一些已经离职的老“职工”,这些人曾在政府机关里当过一官半职。临近退休时,开爿小店,家底比较殷实,闲着没事时,喜欢到十庙来逛一逛。再有就是一些自由职业者,中年男子居多。他们中有私人诊所的医生小业主和包工头。这类人找的姑娘一般是固定的,在经济条件允许的条件下,每周来一到两次。他们中间本地人少外地人多。数目最多档次最低的是年轻的打工仔,他们大都没有能力将妻子或女友带到身边。每当遇到“这个”问题无法排遣时,他们就会成帮结伙地来到十庙。他们不计较女人的姿色和年龄,只要“便宜”就行。一些年老色衰的女人往往一次只收他们15元。打工仔们收入的不稳定,所以不能像前两种人那样,“有时有晌”地过来,能不能“消费”取决于他们口袋里是否有下一顿的饭钱。。

  为了将拍摄向更深的层次推进,有必要抓住这种“交易”的某个环节。于是Z君找阿V和阿兰姑娘商量。阿V说可以,但最好在屋子外面,如果进屋则必须征得客人的同意。阿V见Z君还是有些犹豫,就说:“没有关系,因为来找我的客人,大多是熟人,我跟他们讲你是我的‘干爹’,他们一般都不会反对。”从此,在7月份连续的两周时间里,Z君不间断地往十庙跑,有时还带上他的学生小黄,让她把现场的情况记录下来。Z君在拍摄的过程中非常注意小吴对“客人”的态度,一般,有“老客”造访时,小吴也会搬个凳子加入其中。谈话的内容一般不涉及两性关系,主要是本埠新闻和一些道听途说的所谓国家大事。再不然就是客人杜撰出来的牛鬼蛇神的故事。在谈到“国家大事”时,小吴很有发言权,不能不说这是小吴的一个优点。他喜欢看报纸,无论是过期的,还是不过期的,本地的还是外埠的,他都拿来一字一句地读。在经济较宽裕的那个月份里,他甚至订了一份《参考消息》。这在十庙被女人养起的汉子当中,是绝无仅有的。客人每当听到小吴说出一翻“不同凡响”的话,就会当着阿V的面夸小吴,说他“不是久居人下之人。”

  阿V也看书,她的书的来源很杂,差不多都是从前院人力车夫的孩子们那里要来的。孩子们除了整天玩耍,也去捡些“破烂”。“破烂”中偶尔会有一两本残缺不全的杂志,阿V就会将它们要过来,压在枕头边,闲暇时读一读。这些破烂杂志,在尽完了最后的功用后,就会被阿V拿来当手纸。阿V看到的惟一一次“正经”书,是在一个叫李拐子的人那里。李拐子那里追着Z君,非要出手他的几本盗版书,并说如果Z君不买的话,他就连吃饭的钱也没有了。赶巧Z君正在给阿V拍照片,李拐子的到来,将阿V的全部注意力都吸引走了。阿V翻着书,李拐子立在旁边,絮絮不休地向Z君鼓吹他的书,多么有价值,多么便宜,来路多么诡秘……这下给阿V拍照片的事,因为李拐子到来,被搅“黄”了。

  这个亚热带的城市,每到入夜才能焕发出它的青春活力。有钱人和达官显贵们,酒足饭饱之后,会到高档的歌舞厅里和那些为生活而奔波的各路“小姐”“甜言蜜语”一番,以出让自己多余的“感情”和钱财。社会上的一些强人和比大老板小一号的中小老板,会到档次稍低的歌舞厅和发廊以及洗脚屋里,将自己的剩余精力发泄出来。而那些靠出卖劳动力的人,在“主流社会”的消费方式引导下,就会到十庙这种地方来,为社会消费层次中的一份子。

  和平桥上来往的车辆轰轰隆隆地响,却丝毫不会影响桥下正在声嘶力竭地唱歌的人们。这时的李拐子正在引亢高歌,虽然五音不全,但嗓门颇大。他全神贯注地盯住屏幕,唱着“流浪的人儿走在天涯,没有一个家,路边的小草早已发芽……”。Z君发现这时李拐子的眼睛特别亮,也许是荧光屏里散射的光线照到了他的脸上,也许是他眼眶中含着泪水……李拐子唱完后,回到原位,神色木然,瘦而高的老板走到Z君面前,递过来两瓶“可乐”,算是跟Z君打了招呼。接下去,他便自己跳起舞来,Z君知道他想缓和一下因李拐子的歌声而带来的悲剧气氛,这里的流浪汉太多了。果然他的舞蹈和欢快的乐曲又将人们拉出了现实,气氛马上热烈起来。

  不知什么时候,阿V姑娘也钻进了人群。外场的小伙子顿时激动起来,纷纷要求阿V唱一首。阿V的歌声可不像她长的那么甜润,往往是唱着唱着就跑调,尽管这样,她那种一丝不苟的表演精神,还是赢得了小伙子们的赞许。歌声一落,掌声便响起,小伙子们纷纷给阿V叫好。

  时间已是晚上10点半了,Z君、Z君的学生,李拐子跟着阿V沿着一条黝黑的小巷往回走,小巷的尽头有一盏路灯,路灯下影影绰绰地站着四五个女人,从路灯处转过弯,有四五个小伙子坐在那里。再往前,小卖部的灯光下,小舒、胖女人和阿兰坐在那里,阿V和李拐子到了小卖部前就不再走了,因为这里就姑娘们待客的地方。Z君也不再往前走了,和他学生站在空旷的场地上。Z君知道这时的姑娘们并不喜欢熟悉的男人在身边,就连她们的“老公”,也都跑到桥下去看录像了。每当这个时候,阿V就觉得特别不自然,白天耍得很好的姐妹,晚上就全都不理她了。白天小王姑娘对她比较冷淡,她已经察觉出来了,可晚上她的这些要好的姐妹也样对待她,她觉得没意思,便抱起自己的小猫又跑到了路灯下玩耍。坐在旁边的男人们目光炯炯有神,想尽办法和阿V搭讪,可阿V理都不理。只让Z君将她和猫拍下来,可Z君手中的“F801”死活不听使唤,光线太暗,无法聚集,闪光灯就是不亮。Z君急得满头大汗,还是他的学生拍了几张。等Z君的闪光灯亮起来时,阿V旁边的小伙子已没剩几个。

  拉车人的小屋,传出了男人们均匀的鼾声。月亮也从东边升了起来,这天晚上,天空没有一丝云彩。月光照在Z君脚下,拉车人种的蕃薯叶漫出了铅灰色的光。月亮照在十庙那些破烂房子的屋脊上,灰黑色的屋脊便泛出了银光。此时大而圆的月亮清冷安详,它将“宁静”送到了十庙,大桥下嘈杂的声音,确乎变小了许多……,Z君离开十庙很远以后,才发现夜其实已经很深了。

 

 

>>返回目录

 

Schutzherr 闫肃
© 2006-2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