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茶余饭后 > 博客 > 黑镜头:看不见的人(10)

黑镜头:看不见的人(10)

作者:赵铁林      出版社:陕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年龄较大的女人客人较少,但在十庙的歌厅里她们会用舞蹈来引起人们的注意

“老女人”的日子

  7月22日,Z君到解放东路买“显影”用的药品,不慎相机被小偷偷走,这使Z君损失了近八千元,“F801”经实际使用不是那么得心应手,Z君可惜的是他那个“35/F1.4”的镜头没了。Z君的经济情况使他已不可能再添置一只同样的镜头,这次相机被盗对Z君的打击是很严重的,他病了一周。幸亏他带了两部相机,否则所造成的损失将是无法弥补的。

  Z君丢相机的消息很快传到了十庙,引起了十庙的小伙子和姑娘们的同情。Z君初到十庙时,因拍摄环境险恶,有不少好心人劝他,说最好不要去,否则会遇到人身伤害。Z君在十庙走来走去,除了背着相机之外,腰间还别着手机和BP机。小卖部的老板娘曾好心地提示Z君,叫他注意安全,说现在虽然不比1993年,可治安情况仍然比市里差得多,这里的年轻人有不少是负案在逃的通辑犯,隔三差五的就有人被抓,万一出了事情,可怎么得了。这个问题,Z君不是没有考虑过,临来这前,也向有关部门打过招呼,但如果什么都怕,干脆就别干这行了,所谓“生死有命”,全凭自己的掌握了。一年多的时间过去了,Z君凭着他的耐心已经和这里的住户们,建立了相互信任的关系,尤其是和“卷毛”、李拐子这类人的“友谊”,差不多已经到了“称兄道弟”的地步,他们客观上为Z君提供了保护。“卷毛”就不止一次地跟Z君说,谁要敢打你的算盘,他就不要在十庙呆了。十庙发生的大小事,都逃不过李拐子的耳目,而他们俩个人和Z君的关系又很融洽,Z君心里也算是有了底。

  这些时“老女人”为了缓和自己的生活,特意让她的小“老公”买了300只鸭仔,几个月过去了,鸭仔虽然损失了一半,但毕竟还剩下一半,现在已经换了毛,可以一摇一摆地在“老女人”的房前屋后散步了。眼看鸭子可以变成钱,“老女人”的心情格外舒畅。这天她将Z君叫到她的屋里,说她的“小老公”得了一次手,有一部相机正待出售,并说如果这部相机是Z君的,她就分文不取地将包还给Z君。如果不是Z君的,她再做打算。她说相机上都是洋文,她看不懂,并说相机的镜头个儿很大,能拉能推。Z君一听心里就凉了,因为他只使用定焦镜头,能推能拉显然是变焦镜头了。Z君见“老女人”这么热心,便同意看看这部相机。“老女人”冲她的“小老公”点了一下头,“小老公”就跑出门去,不一会儿,他就回来了,手里拿着一部相机,正如Z君所料,相机不是自己的,而是一部八成新的“雅西卡”。Z君向“老女人”说明相机不是自己的,同时感谢他们费心。“老女人”显得有些失望,因为她确实想为Z君做一件好事。Z君将话茬差开,谈到她的鸭子,说鸭子虽然长大了,但数量却少了许多,问“老女人”是怎么回事。老女人叹了一口气,开始骂起了本地的老鼠,说这里的老鼠个太大,小鸭子打不过它们,被老鼠咬死了不少。接着就骂她的“小老公”,说他是白吃饭,养鸭子不尽心鸭仔被人偷去了不少。再往后就责怪本村的当地人“欺生”,不许她养鸭子,说养鸭子会造成环境污染。最后埋怨自己挣钱少,没钱买那么多饲料,养人都困难,更何况鸭子了。她白了那个小伙子一眼,说他不争气,这么困难还抽5块钱一包的烟,饭菜也要讲究;最可恨的是晚上没完没了地歪缠她,没有个两三次“那种事”,他就不让她休息。

  那位自称受过高等教育的小伙子,竟然毫不羞愧地讲:“我还让你打,让你骂,让你掐,当你的出气筒,没有我,行吗?”Z君无话可说,只好退出了他们的房间。

 

 

>>返回目录

 

Schutzherr 闫肃
© 2006-2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