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茶余饭后 > 博客 > 黑镜头:看不见的人(13)

黑镜头:看不见的人(13)

作者:赵铁林      出版社:陕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在十庙的空场上是姑娘们交流感情及食物的场所

阿V问小吴钱到哪里去了?

小吴在盘算以后怎么办

不争气的男人们

  沿江一路通到和平桥下就不再往前延伸了。这就给十庙的一些有钱人造成了一种错觉:似乎在市府的规划里,十庙临海的这部分房屋暂时没有拆迁之虑。他们便想仿照“过港村”那样,建几个水上的海鲜馆,以招睐市民。据说他们还真获取了省里有关部门的批文,所以自1998年6月份起,村民们便在这块滩涂地上叮叮当当地施起工来。一个月以后,这些用竹木搭起的“水上餐馆”,也就真的有了些模样。在建造这些餐馆的过程中,最先高兴的是十庙的姑娘们,她们巴不得餐馆早一些建好,以使十庙的人气更旺一些,让有钱的人多来一点。“温饱后而思淫欲”,这个道理姑娘们也懂。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姑娘们的处境会改变不少,不至于一天到晚只和那些穷打工仔们周旋。不光是姑娘们高兴,本地靠海的居民也很高兴,他们甚至想到了将自己的小破屋修茸一番,以便租给比这些穷女子更有钱的商人。眼下他们把房子租给这些经常拖欠房租的女孩子,实属万不得以。由于临海的陆地又往前延伸了一块,姑娘们的活动空间,也就相对大了些。阿兰、阿V、胖女人,每当夕阳西下的时候,就会跑到这里来纳凉。她们的“老公”知道自己的女人跑得并不远,也就不会尾随其后,乐得让她们在那里多玩一会儿。男人们也可趁机多赌上两把,不必听女人的唠叨、抱怨,说些什么“钱不好挣,该省吃俭用”之类的话。有时Z君工作累了,也会到这些新搭建的竹棚下休息。如果碰上这几个熟悉的女孩子,便跟她们聊一聊。男人不在场时,姑娘们容易说实话。胖女人就是在这里将自己的身世告诉Z君的。

  她说她是个孤儿,从小父母双亡,14岁时,离开了孤儿院,16岁和一个男孩子建立了爱情关系。没想到几年以后,男孩子变了心,她为此还殉了一次情,从房顶上跳下来,可惜只摔断了一条腿,没有死。她说要是死了就好了,因为现在的日子比死也强不了多少。没有死就得想办法活,她走遍了南方各省,也干过各路活计,但都因瘸着一条腿,行动不够利索,长得也不算好,每每被东家辞掉。她伤过无数次心,来到十庙时,年龄已近30岁了。在这里她认识了一个“偷儿”,便和他厮混到了一起。这个“偷儿”对她很不错,自从两人住到一起后,“偷儿”就不让她干“这行”了,并告诉她,偷虽也不是什么好事,但总比卖身强。这个男孩子虽然不懂“万恶淫为首”的祖训,但是竭力反对她将不相干的男人领回来。他们相识的最初,这个男孩经常打她,而且出手很重,可是她并没有什么怨言,因为每次都是因为她背着他干了“接客”的事。后来男孩将偷窃所得的赃款全部都交给了她,这样,她算从泥潭里拔出了腿,小俩口和和美美地过了一段好日子,直到“偷儿”东窗事发,被捕入狱。胖女人说她也算对得起他,自从他入狱后,她曾经花了八千块钱,想将他“活动”出来,可惜,她所处的“层次”太低,不认识那些有头有脸的人物,找的都是一些“不扎实”的人物,钱虽然花了,却连面都没见着,更甭提放人了。钱也没了,人也没了,她又干起了老行当。比较之下,现在跟她一起的小陈可就差得远了。在长相上,小陈比那个“偷儿”老公,不知强多少倍,家境又好,是个独生子,为什么非跑出来混,她真想不明白。但小陈虽然长得俊,却没有“偷儿”的志气,一天到晚什么都不干,像他这样的好模样,找个事干,应该不会有太大的困难,可他哪儿也不去,全靠她挣钱养着。说到这里,胖女人又高兴了起来,她说小陈可能娶她。Z君问,何以见得。她说,小陈说到年底要把她带回他家,那岂不是拜见公婆了吗?Z君看到胖女人又燃起生活的希望,不好将小陈的这种把戏说穿,只是提示胖女人,一切要等她到小陈的家乡去过后再说,不要自己做梦自己圆。

  19岁的阿兰,听着Z君和胖女人的对话,似乎也有所感悟,她也正在为她那个不争气的男人发愁。她告诉Z君,她的钱无论藏到哪里都会被“小中原”找到。找到钱的他,就会一溜烟地跑到赌档,将钱输个干净。她怎样惩治也不行:像晚上不许他上床、罚跪、威胁他再这样下去,她就跟了别的男人跑,都无济于事。阿兰向Z君讨主意,问该怎么办。Z君知道阿兰找错了人,像这种农村出来的“二溜子”,Z君可不是第一次见到,但Z君也不好表态。可是阿兰非让Z君替她拿个主意,Z君只好说:“不行的话,你就回老家吧,在十庙这个地方呆下去,不会有什么好结果。”

  晚饭的时间到了,大家要各回各的屋,饭后要梳洗打扮,准备“迎接”一天中最重要的时刻。阿兰刚走出小巷,便碰到了“小中原”,他显然是刚从桥下回来,输了钱,没精打采的。阿兰一看“小中原”的模样,就气不打一处来,问他她压在枕头下的40块钱那儿去了。“小中原”说钱被他拿走了,并且输掉了。阿兰一听,又气又恨,骂他少廉寡耻,永远也扶不起来,并指着他的鼻子告诉他,这样下去,他们一辈子也跳不出这个火坑。

 

 

>>返回目录

 

Schutzherr 闫肃
© 2006-2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