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茶余饭后 > 博客 > 黑镜头:看不见的人(15)

黑镜头:看不见的人(15)

作者:赵铁林      出版社:陕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太阳偏西了,空场尚未热闹起来,原住民和外来女总能和平相处

阿V拉着阿兰,让她看看是不是自己得了“性病

由于“卷毛”慢慢地介入了她的生活,阿V不知道该怎么办

阿V的“情变”

  阿V喜欢吃“零嘴”,她的这个习惯左邻右舍都知道,即使没钱也要吃,只要是在小卖部就“挂帐”,等Z君来时再结。小摊贩也很高兴阿V到他们那里赊些水果来吃,阿V有钱没钱,小摊贩们并不在乎,反正总会有人给他们“埋单”的。有时Z君刚下桥便会被小摊贩堵住,诉说阿V吃了什么,该付多少钱。Z君觉得有些不堪重负,便告诉阿V,女孩子应该节制饮食,他自己的收入也有限,能节约的地方,还是尽量节约一些。阿V对Z君的处境表示理解,答应以后尽可能地不给Z君增添负担。可实际上阿V“贪吃”的毛病还是改不了。每到傍晚,十庙的家家户户都冒起了炊烟,人力车夫的女人开始给自己的丈夫和孩子预备晚饭。在外面疯跑了一天的孩子,闻到了饭菜的香味,便都会像小鸟一样挤在妈妈的跟前,两只小眼睛紧紧地盯住即将做熟的饭菜。如果主妇们恰恰是在烤鱼或是在炖肉,那么被吸引过来的不仅仅是孩子,阿V也会凑了过去,向拉车人的女人讨一点尝尝。这些女人是本地人,心肠都很好,她们会随手抓些鱼或肉递给阿V,而让自己的孩子们再等等。她们惟一需要告诫的是:要阿V不要缠住自己的男人,不过由于语言不通,阿V姑娘听不懂拉车人夫妇的对话,所以尽管吃她的烤鱼,却不会因对话的内容牵扯到她而感到有什么难堪。

  新近,阿V觉得“下身”有些不爽,她叫阿兰看看是不是自己得了“性病”,但阿兰没有过“性病”的经验,看了半天也说不出个所以然。她想让Z君瞧,但Z君也没有这方面的经验,建议她到医院去检查一下。太阳已经绕到屋子后面去了,可天空还很亮,阿V让阿兰看自己“下面”的时候,有不少人就在旁边走动,可阿V并不管这些,最后小吴出来才将阿V喝斥到屋里去。

  阿V吃过晚饭,洗浴后,搬个小凳子坐在小王家门口,看着西斜的太阳发呆。由于“卷毛”慢慢地介入了她的生活,她需要静下心来想一想。她看见Z君在不远的地方拍照片,便将Z君叫过来,问她现在该怎么办。她说她离家出走,是一时的糊涂。父母离婚后,她被法院判给了父亲,可父亲和奶奶对她一点都不关心,也不给她钱花,她没有办法又跑到妈妈身边。妈妈在一个澡堂子里当保管员,月薪300元,钱虽不多,但她很疼爱阿V。她出走这件事,妈妈不知道,但爸爸知道。如果现在离开小吴,她爸爸向小吴要人可怎么办?小吴对她虽然不好,但她对“卷毛”的底细了解得更少。阿V心里没了底,希望Z君帮她出出主意。

  Z君知道阿V姑娘是误入岐途,她无论跟谁都不会有什么好的结果,惟一的办法是赶快离开H省,回到自己母亲的身边。考虑到这些,Z君便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阿V,可是阿V听了Z君的话以后,老大不高兴,说她在外面还没玩够呢!Z君也就没有什么可说的了。

  阿V一个月以后果真离开H省了,但并不是Z君工作的结果,而是因“卷毛”的介入,她和小吴的矛盾闹得无法调和,才迫不得已离开的。

  十庙临海的餐馆终于没有建成,K市市规划局以海鲜馆破坏环境为理由,将其强行拆除,这使得十庙的投资人损失了26万元。村民们叫苦不迭,姑娘们的致富梦也成了泡影,惟一有点进展的是“卷毛”和阿V的恋情。小吴无论如何也控制不了他们俩感情的发展,他甚至于怀里揣着一把刀,想暗算“卷毛”。“卷毛”连看也不看,说他拿上十把刀也没有用。感情破裂的导火索是小吴残酷地将阿V那只小猫咪,当着她的面摔死了。这下又伤透了阿V的心,阿V喜欢小动物,喜欢孩子,这是她天性的流露。

  事情发生后,“卷毛”说小吴简直是丧尽天良,小吴也很后悔,这倒不是他摔死了阿V的猫,而是自己“烧香引鬼”,将“卷毛”这个愣小子引入了他的生活。他曾经想用搬家的方法躲开“卷毛”,让“刀疤鬼”牵制“卷毛”,他找阿V做工作,说阿V不应该“吃水忘了挖井人”。可是这一切都无济于事,家虽然搬了,“卷毛”还照常过来。阿V说小吴要不是他自己自私自利,也不会落到这个下场。“刀疤鬼”还是那副老样子,一天到晚皮笑肉不笑的,说他们之间的事情,他不便插嘴。

  Z君的拍摄终于算结束了,他将整理好的照片和文字拿给阿V。那天的天很热,阿V躲在门洞墙边的阴影下,仔细地审视Z君写的稿子。她告诉Z君,报纸的发行量大,影响也大,最好等她这两天离开K市后再发。杂志可以先发,刊出后最好给她一份,作为纪念,如果她到走后仍拿不到刊物,可以给她寄过去……

  一个捡破烂的老乞婆,背着一个大大的袋子,蹒跚地走过来,Z君按下了快门。这是Z君给阿V拍的最后一张照片。

  照片拍完以后,阿V告诉了Z君一个他从来也不知道的“秘密”。Z君认识阿V的第一天,小吴的朋友老李便告诉阿V,让她在屋里将Z君稳住,引诱他“上床”,如果Z君有任何亲昵的行为,或是阿V将衣服脱了,他们五个人便会一齐冲进去,将Z君洗劫一空。可是阿V不同意,小吴也不同意。阿V说Z君是个好人,不愿意这样做。小吴不同意的原因是他们来十庙是做长久打算的,不能因小失大,既然Z君敢到十庙来,就说明他在社会上已闯荡多年,肯定有些“背景”,否则就轮不到他们早有人将他收拾了……

  太阳已经将门框的影子移到了正中,阿V姑娘不再说话了,她看着远处,小舒姑娘住过的二屋楼,墙面刚刚被粉刷过,白白的,很耀眼。楼下就是她朝夕相处的小卖部,凉棚下空无一人。阿兰和“小中原”,也不知什么时候搬走了。她也要走了,也许她还会想起十庙,因为她毕竟在这里生活了六个月,而且是最悲惨的六个月。

 

 

>>返回目录

 

Schutzherr 闫肃
© 2006-2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