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茶余饭后 > 博客 > 中国万亿美元的破局游戏(上)

中国万亿美元的破局游戏(上)

作者:四代重歼

    文章主要内容:本文的核心内容在于解读中国当前所面临的困窘局面并展望未来。在21世纪的今天,每一个爱国的中国人都期望国家以一个东方大国的姿态进入世界一流强国的行列。可是,事情并不像国人想象的那么简单。东海之困、台海之困、南海之困、中印矛盾、中美矛盾等等因素似乎让中国束手束脚。这也就让国人对于中国崛起的前景乐观不起来。事实上,中国崛起是一个长期的历史过程。在这个过程中,遭遇困难是必然。即便仿佛进入了一个困局也没有什么奇怪。笔者本文正是为了剖析中国当前所面临的被动局面,并找出最终打破这种被动局面的方法,同时揭示国际较量的一些基本方向和规律。

     历史上的大国崛起,总是显得波澜壮阔。当自己的祖国面对大国崛起的历史课题的时候就更显得激动人心了。一个没有激情的民族也是一个没有前途的民族。正是激情,伴随着每一个大国崛起进程,成为大国崛起的一个重要动力。激情来自于何方?

     英国、德国、日本等等历史上崛起的国家无疑都在崛起过程中拥有着澎湃的激情。在他们崛起的那个时代,整个国家都在为着国家崛起而奋斗。因为他们看到了崛起的希望。对,正是希望,激励着人向前进。希望越大,则激发出来的激情就越多,反过来又将促进希望成为现实。因此,认清中国崛起的光明前景,对于中国人激情的激发就显得尤其重要。

     同时,中国人也应该看到。盲目的激情会将一个国家推向毁灭。德国和日本的历史已经对盲目的激情所带来的危害进行了最好的诠释。激情并不可怕,可怕的是盲目,即一种难以把握而又不符合现状的冲动。

     也正因为激情在国家崛起过程中的两个方面的作用,笔者认为,无论是人为忽略国家崛起道路上的困难还是恶意地放大国家崛起道路上的障碍都是不可取的,甚至某些情况下,还可以认为这种行为是带有不良倾向的。当然,这里的不良倾向仅指少数人。

     当前,最让中国人对于国家前景怀疑的现象还是国家在多个方向的无力感。这其中,有对日本的东海和钓鱼岛问题、有对台湾方面的台湾问题、也有对东南亚国家的南海问题以及对印度的领土纠纷问题。这几个问题,对于中国来说,仿佛都陷入到了僵局状态。给人的感觉就是,很难以理想的方式顺利解决。这也让国人很憋气。浩荡中华,却在屑小面前不得不采用相对保守的应对方法,怎能让国人顺气。

     事实上,笔者同样一直郁闷着。这个问题,对于中国人来说有点如梗在喉的感觉。如果世界就仅仅只有中国和中国的邻国。那笔者也认为现在的状态是难以忍受的。可惜的是,世界上还有美国——这个对于中国崛起抱有本能敌视的世界头号大国,也是唯一的超级大国。

     美国力量的影响究竟有多大呢?这个问题恐怕是很难量化的。笔者只能这样形容,很大,非常大,已经大到了中国在各个问题的解决上不得不考虑他的强大存在的地步。不要认为这种考虑是一种畏惧。事实上,中国并不畏惧美国,从半个多世纪前的朝鲜战争到现在的朝核危机。仿佛一个轮回,却客观上说明了中国从来也没有害怕过美国。如果在考虑国家外交策略的时候忽略美国力量的客观存在,那才是一种从头到脚的无知。美国力量的影响是客观的。仅仅以主观热情去忽略客观状态,最终只能受到事物运行规律的惩罚。

     在美国确定中国是他的主要竞争对手之后,他就已经开始布局了。美国人并没有选择针对苏联一样的冷战。那种敌对的状态美国已经有了一次深刻的记忆,很难想象美国希望进入第二次冷战。一颗小小的火星都可能引发一场大战。而大战的结果无论如何,对于美国的世界霸权都将是毁灭性的打击。这一点,对于今天的美中关系同样适用。

     当然,并不仅仅是因为记忆才导致美国做出了现在这种既竞争又接触的行为。事实上,世界霸权形态的变化也同样促使美国把中国定义为利益攸关方。随着世界联系的日益深入,金融对于美国确保自身霸权的意义也日益明显。自己做,效果永远不及让别人给自己做。美国以其金融霸主的地位,让世界为他服务。他在花世界人民的钱。看起来美国负债不少。这种负债对于美国来说是有风险的。可是这种负债方式同时又有着巨大的难以忽视的收益。

     一方面,美国是在借全世界的钱发展自己,另一方面,也可以认为美国是在借明天的钱消费。无论从那种角度上来看,美国都是在贷款。正如商业贷款一样,只不过这个贷款放大到了国家层面。某种意义上,只要投资方向合适合理,贷款就会带来巨大的收益。否则,商业贷款也就失去了存在的意义。美国通过借明天的钱发展自己,早就把那点不多的利息赚回来了。美国人正是通过这种周而复始的运作体制支撑着美国的长期领先。

     一旦有一天,美国的借钱能力消失了,对于美国的打击绝对是相当大的。促使世界愿意把钱借给美国的因素很多。美国的投资回报率高,美国的国家安全程度高,美国的金融安全程度高。这些意味着什么呢?钱放在美国就更安全了!

     现在的美国,比之半个多世纪前冷战发生的时候更看中金融中心的地位。他的行为也必然将更为谨慎。当年,除了美国、苏联就是欧洲。苏联自然体现不出比美国更安全,而欧洲处于对抗的前沿,和美国比起来就更谈不上安全了。从今天的角度去看历史,我们有理由怀疑,冷战本身就是一个防止欧洲再次成为资本主义体系金融中心的手段。

     今天呢?如果中美发生大规模的对抗以至于战争,那么欧洲就将比美国安全。欧洲不会再把自己放在中美对抗的大棋局之下。因而,美国不得不单独承受中美恶性对抗的后果。从金融角度上考虑,就是原本在美国或者正准备流入美国的钱流向欧洲。时间一长,美国对于欧洲的领先地位将因此发生动摇。

     美国愿意为打压自己的竞争对手付出一定的代价,不过这个代价绝对应该限制在一定范围之内。美国当然能够认识到,他在世界上不仅仅只有中国一个对手。挑战者本来就是层出不穷的。他从整体棋局上考虑,即便和中国拼消耗也是不可取的。因而,美国在对中国的策略中选择了等待。他在等待中国主动犯错误而不是像和苏联那样拼消耗。

     中国,依靠自己的改革开放和塌实建设获得了一定程度的投资,金融市场也已经初步建立了。特别是在东南亚金融危机中,中国坚持人民币不贬值的政策让世界,特别是中国的周边地区国家认识到了中国的实力和潜力。中国的物质实力的增长客观上支持了这样一个印象。包括美国在内,世界已经认识到了中国有抗击金融风险的能力,同时也已经初步具备成为世界级金融中心的潜力。

     不可否认的是,中国成为世界级别的金融中心的路还很长。不过这种可能毕竟已经出现了。无论是美国还是欧洲又或者日本以及东南亚国家都不可能忽略这种可能性。这种成为金融中心的潜力是很致命的。也就是别的实力体一旦出现某种意外,就能够吸引和接受大量流过来的钱。这些钱,都将成为一个国家发展的动力。这也就是说,中国在世界体系内已经具备了借钱的基本资格。只不过,现在世界上拥有钱的人还没有把钱借给中国,因为他们现在有更为理想的被借钱方向。

     有两种情况下,让大量的钱被借到中国。第一种是别的被借钱方向已经不适合借钱了,第二种则是中国自己的借钱资格更为良好。第二种情况下,中国还要做很长时间的工作。包括自身经济、市场的发展以及金融制度的完善等等。虽然漫长,但是这一切毕竟是可以预期的。

     无论发生哪一种情况,都是美国人所不愿意看到的。两种情况,本质上都是借钱资格的变化。美国为了保持其当今世界独一无二的超级大国和金融霸主的地位,必然的选择一是加强自己借钱的资格,二是打压中国的借钱资格。

     中国要做的正好相反,一是打压美国的借钱资格,二是加强自身的借钱资格。然而,现在打压美国的借钱资格的手段相对比较少,作用也比较小,因为有一个欧洲实际上比今天的中国更适合成为被借钱的方向。中国的主要方向还放在加强自身的借钱资格之上。值得庆幸的是,中国有一个远远超过美国的人口规模,这也就意味着总体潜力上,中国还是要超过美国的。庞大的人口规模让中国付出了巨大的代价,同样也会在某些方面给中国带来收益。中国的快速发展正是抵消美国两种手段的基础。

     金融的基础仍然是实物经济。物质的价值本身是一切经济活动的基础。美国的实物经济已经发展到了一个相对饱和的阶段,而中国的潜力则大得多。这就是完成了工业化的美国和正在工业化的中国之间的区别。

     美国不愿意赌上自己的一切来遏制中国,那是得不偿失的做法。除了让欧洲接收果实以外,美国不会从这种两败俱伤的斗争中获得太多的收益,付出的代价却会相当沉重。因此,美国选择了一种等待中国犯错误的方法。

     美国与欧洲类似,都进入到了工业化的后期。同样是工业化后期的国家,却又存在很大的区别。美国强大的武力让他看起来比欧洲要安全得多,美国的地缘政治位置也让他看起来比欧洲安全得多。钱对于安全的向往是必然的趋向。因此,中国的安全程度也很大程度上决定了中国对于钱的吸引力。中国人应当不会陌生于当年台海危机发生时台湾岛内市值大量蒸发的事件。另外还有香港回归时资金大量流向新加坡的例子也很清晰。

     中国的地理位置从当前条件下来看与美国的差距实在是太大了。美国接壤的就两个国家,加拿大和墨西哥。这个两个国家从国家规模上都无法与美国相提并论,自身国家又比较安全。这就造就了美国稳定的安全环境。同时,美国还拥有世界上最为强大的武装力量。于是,世界都相信,美国的实物经济是世界上最安全的。因此,基于最安全的实物经济之上的金融系统也是世界上最安全的金融系统。钱进入这样的金融系统也就自然是最安全的。在这种情况下,如果中国盲目地与周边国家爆发冲突,特别是长期化的冲突,则必然造成深远的影响。这种影响不仅仅是未来的借钱资格因此受到打击,甚至连原本借来的钱也会流失掉。

     有人会说,美国还不是老打仗,为什么美国人打仗越打越富了呢?其实道理很浅显,美国打仗却并没有太多影响到本国的实物经济。大量的军用物资的消耗反而刺激了国内实物经济的发展,会让更多的钱或者说是资本进入到美国。这也就自然地造就了美国越打越富这一现象。

     中国能够做到像美国那样打仗吗?答案很明显,不能。围绕着中国的利益所引发的可能战争区域都在中国周边地区,而中国的军事力量在这种战争中既无法做到快速地结束战争,也不能完全制止对方打击我国本土,同时也不能完全保证自身海洋运输的绝对安全。     中国的周边地区,数得上可能爆发战争级别的热点目前就五个。一是朝鲜半岛问题。二个是东海、钓鱼岛问题。三是台湾问题。四是南海问题。五是中印领土争端问题。

     朝鲜半岛问题存在已经超过半个世纪了。如果说,这个问题对于中国以前是个地缘政治问题,那么现在就可以认为,这个问题不再仅仅是一个地缘政治的问题,同时也是一个金融斗争问题。

     朝鲜问题的存在,对于中国来说就是一个极大的不安定因素。特别是美国力量在朝鲜半岛的前沿存在,不仅仅威胁到了我国的国家安全,同时也对于我国的金融安全是一个极大的威胁。这个威胁,足够让很多资本对于我国望而却步。

     因此,朝鲜半岛的目前状态,从远景看来,必须得到改变。否则,我国的金融安全就将长期得不到金融资本的认同。哪怕这里的确不爆发战争也是一样。对于金融资本而言,存在可能性就是一个极大的隐患了。

     美军在朝鲜半岛的存在,说到底是因为半岛存在着两个敌对的政权。在这种状态消失之前,美军似乎是有充分的理由驻留于朝鲜半岛。包括韩国,同样也有理由留下美国人。一方面,美国人的这种存在能够让韩国的国家安全更大程度上得到保障,另一方面,也能够缓冲对日本的关系。

     因而,朝鲜半岛的最终统一,对于中国来说是相当必要的。即便不存在驻韩美军也是如此。毕竟,两国之间存在一个国家统一的趋势。这种趋势又牵扯到了中国。只有当朝鲜半岛真正实现统一,这个热点才能够不再成为热点。

     朝鲜爆炸核武器,这对于半岛局势是一个巨大的冲击。相对于其他任何拥有核武器的国家而言,朝鲜的国家安全体系更为脆弱。这也就是说,朝鲜比其他国家都更有可能因为国家安全受到威胁而首先使用核武器。也正因为这一点,朝鲜拥有核武器对于中国的客观影响要远远高于印度和巴基斯坦。

     因此,可以认为,朝鲜拥有核武器终究是中国国家政策的失败。无论从情报角度还是从外交角度而言,都是如此。美国也并不愿意在朝鲜问题上和中国彻底地决裂。在朝鲜问题上,美国的耐心要远远好于世界其他地区。原因也就在于朝鲜对中国的巨大意义。

     朝鲜,不仅仅是金融系统稳定的问题,还关系到中国的国家安全边界问题。也就是说,朝鲜问题已经从两个层面上关系到了中国的核心利益。一旦在朝鲜问题上过分刺激中国,将有可能导致中国采取更为激烈的手段,最终引发中美冲突。美国只是希望让朝鲜半岛成为一个热点区域持续出现在人们面前。如果上升到更高的层面,特别是战争意味过于浓厚,同样会影响到金融资本对于美国国家安全程度的考量。比如说,如果中国忍受不了美国在朝鲜半岛所到来的负面影响,有可能促使朝鲜在中国的支持下做出某种美国无法从地缘政治角度上接受的行为。那么美国将不得不以军事力量直接应对。这又可能引发中美对抗。后果难以计量。这是美国所不能接受的。这个度的把握,美国掌握得很不错。

     中国同样认识到了朝核问题的重要性。因此,中国希望通过各方之间的谈判与合作来解决朝核问题。只要能够把朝核问题限制在谈判桌上,那么影响就还不至于到不可收拾的地步。我们的最终目的,仍然是通过相对平缓的方式解决朝鲜半岛的各项矛盾。

     对于我国来说,朝鲜半岛无核化是我国支持朝鲜半岛统一的前提条件。与美国不同,我国应该长期坚持核不扩散的原则。我国周边国家中,已经出现了三个事实核国家,同时还存在不少的潜在核国家。事实核国家的存在每多一个,对于我国的国家安全和资本安全就多一分威胁。我国应该努力遏制这种势头的继续。甚至某种条件下,我国可以以安全承诺的形式履行防止核扩散的国家义务。

     朝鲜半岛也是我国和美国接触的两个主要方向之一。因而,朝鲜半岛问题也不仅仅是美国打击我国的工具,我国同样可以利用朝鲜半岛的问题来压制美国。美国可以一定程度之内容忍朝鲜成为事实核国家。可是同时,也有很多区域内的潜在核国家。正是因为中美之间的默契,才让一个拥有核武器的朝鲜仍然显得谨慎。如果中国在其它方面忍受不了美国的政策的话,就可能通过朝鲜半岛放出信号,以求得美国在其它方面的让步。这一作用,在朝鲜成为事实核国家之前也是一样客观存在。世界的印象很深刻,朝鲜半岛曾经是中美较量的场所。半个多世纪前,美国没有能够获得战争的胜利,在半个多世纪之后,结果又会怎么样呢?如果朝鲜向别的国家输出核技术又会怎么样呢?

     可以认为,在朝鲜半岛这个区域内,中国以付出一定代价的结果占据了战略上的主动权。而这个主动权,对于我国统一台湾的意义不言而喻。因为台湾恰恰就是中美的第二个主要接触方向。

     与朝鲜半岛比起来,在台湾方向,显然更易引发中国所不得不参与的战争。包括战争的进程以及战争的结果也都难以预料。朝鲜半岛的局势无论对于中国还是美国来说都更容易掌控。毕竟,双方之间的空间还很大。在国际政治游戏中。只要利益足够,很多东西都可以交换和牺牲,这一点在朝鲜半岛是适合的。不过难度稍微有点大。

     可是一旦到了台湾问题上,中国政府不可能像朝鲜半岛那样运作。毕竟,台湾是作为中国一部分存在。不能完全从表面的经济、政治以及军事角度来衡量。它还关系到民族精神甚至政府的威信度乃至于存亡。

     关于台海战争美国真正参与的可能性,其实不难看出来。关键是,这种可能性确实存在着,而且也并没有小到可以忽略的地步。这就使得世界的眼睛都盯着台湾。当然,如果台湾问题仅仅是个三方问题的话,那么恐怕解放军的大军早就跨过台湾海峡收复祖国的宝岛了。台湾问题到现在,已经确确实实地变成一个重大的地缘政治难题了。

     中日争端,中国和东盟国家的争端,都有可能因为台湾问题而被诱发。哪怕单独面对日本,中国仍然占据着战略力量的优势。只有美国真正具备了在付出相当代价的情况下摧毁我国的实力结构的能力。这种能力又会给其他国家以信心。

     从可能爆发的战争的目的来看,无论是中日之间还是中国与东盟国家之间的冲突都是有限目的的。唯有大陆与台湾之间的冲突目的不能以有限来衡量。如果单从实体角度不带任何感情色彩地来看,大陆的目标就是占领并吞并台湾。

     中日争端以及南海冲突,中国的目标都没有达到台海的等级。无法想象中国会选择吞并日本和东盟国家。因而,即便战争的结果很理想,对于中国来说,矛盾仍然不会就此结束,美国对于中国的包围网也不会就此彻底崩溃。这会让美国有个接受的时间。过程不至于激烈到无法做出适当的反应。

     只有台湾,一旦与大陆发生战争级别的冲突而最终大陆方面如愿的话,结果就是台湾不再成为国家地缘政治的障碍,反而成为了国家地缘政治的助力。台湾良好的地理位置,将大大有利于我海军前出到西太平洋方向。最为密集有效的第一岛链也将就此彻底崩溃。

     日本和东盟,无论是否嘴上承认,却都看到了中国力量的快速上升。他们和中国之间的冲突却很难以令他们满意的方式结束。他们很可能期望在大陆台湾之间爆发冲突之际找到突破口。即便不能彻底解决他们手上的问题,也可以大大拖延问题的解决。他们的参与又将从另一个角度加强美国介入的决心。投入的势力越多,美国所需要的投入就越小,而对于中国的伤害则越大。

     由于现在全世界大多数国家都承认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这一共识,反而让台湾问题成为了最拖得起的问题。毕竟,只要中国的综合国力没有大的崩溃,这个共识就不会改变。包括美国,同样对于可能的台海战争带有深深的担忧。美国并不知道中国愿意为台海战争付出多大的代价。不过可以想象的是,台海战争一旦爆发,就几乎可以绑架中国政府了。因此,这个选择其实相当明显。基本上是不死不休。中国拥有的武器并非不会落到美国本土上。如果美国本土被迫进入战争状态,那么对于投资者的打击将会是决定性的。即便在战场上赢得胜利,从国家利益层面来说,这场战争美国仍然就输掉了。当然,在这之前,中国恐怕同样要面临巨大的资本流失。这一点,即便是美国没有参与到战争中来也非常有可能发生。

     可以预见的是,未来一段时间,除非局势恶化到了不可控制的地步。否则,在国家内部发展形势没有发生决定性改变之前,一场主动的统一战争并不符合国家利益。特别是随之而来的则是外部环境的迅速恶化。

     美国因素的重要性是客观的,这一点不会由中国人的态度来决定。从一个中国人的角度来看,即便是主动的统一战争也是合情合理的。可是要注意到,美国人绝对不会按照中国的方式来进行解读。美国人只会认为是中国的政策变得激进了。这也就大大增加了美国决心干涉的可能性。要降低这种可能性的存在,需要漫长的时间进行准备,需要强大的国力和军力从实力层面遏制美国的干涉意图。

     的确,当前台湾岛内的不良政治风向让人担忧。为数不少的人认为台海已经失去了和统的可能性。事实上,这种看法并不正确。随着两岸力量对比的变化,有利的变化仍然是可能出现的。一方面,是大陆整体经济力量的提升,使得大陆对台经济的吸引力增加。另一方面,则是大陆人均经济水平的提高,让大陆与台湾之间经济水平差距的鸿沟慢慢减少甚至消失。

     当人均经济水平接近的时候,也是两岸最容易衔接的时候。很多的担忧其实本质上都是经济利益方面的担忧。一旦这种担忧的起因消失了,对于大陆方面巨大的经济机遇,在正常情况下,是很难拒绝的。当然,军事力量同样也是统一的必要保障。国家军事力量的强大会让台湾方面抵抗的成本越发增加而预期的结果越发悲惨。种种迹象都显示了在台海问题中,时间是对大陆有利的。

     南海问题,涉及到了多个国家。东盟地区,对于中国的经济意义之大,很容易想象得到。未来的中国必然要走产业链升级的道路。那么,我们的投资应该走向何方。东盟从规模到地理位置成本上来看都是合适的。如果南海问题仅仅是与一个国家的冲突,我国所可能的选择余地还大一些。问题在于,南海问题的冲突对象不仅只一个。

     笔者不敢否认在南海地区正发生着的事情,我国的油气资源正被疯狂地开采,快速地流失。然而,与这些油气资源相比起来,中国经济建设的大环境显然重要程度更高。无论是针对一个争议国家或者是针对所有争议国家的战争,结果都是南向冲突加剧,中国的投资安全受到质疑,长远的货币前景受到冲击。

     然后就是钓鱼岛问题和中印领土争端问题,也是类似的考虑。相信前面详细描述了两个冲突点之后,已经不需要再继续就同样的内容进行再一遍的重复。总结起来就是“和受气,打受累”。笔者不禁想到曾经看到的对于中国近代史的一个归纳语句——“战则丧师,和则辱国”。我们现在面临的环境是“战则丧利,和则憋气”。

     笔者也曾因为这些而感到深深的困惑,怀疑我们是不是只能混吃等死了。然而,笔者绝对不会承认中国人的命运就应该是混吃等死的。
(未完待续)

 

 

Schutzherr 闫肃
© 2006-2008